《穿越前沿》连载 | 滚打时代:我第一次走进欧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4:28: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刘克丽    录入 / 华仔     排版 / 许霜、华仔


我在柏林酒店门口


外商在中国吹牛

 

回国后,PC市场竞争白热化,韩国三宝公司1128日宣布参与国内PC市场竞争。当年营业额9亿美元的三宝公司,年产78万台PC40万台打印机及120万块主板,在韩国已发展到400家代理。在韩国当年150万台PC市场上占25%的份额(其余PC是意大利、美国、德国一些计算机厂商的OEM厂商)。


当时三宝公司常务理事徐晋球回答我的问题时说,明年三宝公司在天津设厂投资尚未决定,我们的原则是需要多少投资就投多少……现在看来三宝真会吹牛

 

接着西门子利多富公司北京代表处又说西门子计划在中国投资10亿美元,其中1200万美元做市场拓展……这是不是吹牛只有西门子利多富自己审视了。

 

Bay Network只能谈ATM

 

124Bay Network北京代表处迁址,副总裁凌宏杰在北京宣布1995财年,Bay Network营业额13.4亿美元,1994年用3亿美元收购了Centillion公司,9月份又收购了XY Logics公司。

 

当时凌宏杰特别强调ATM这项技术产品,他的观点是条条道路通ATM”。的确,当时根本就不存在千兆以太网这个名字,他不谈ATM又能说什么呢?

 

第一次走近欧洲PC工厂

 

回国后又是忙着办去德国的手续。是的,1995129日~17日,我应西门子利多富北京代表处的邀请第一次到了欧洲德国西门子采访。


1995年12月9日~17日我应西门子利多富邀请去德国开发布会,全体亚太记者在柏林巴登福登堡门前合影。


此时我已是九次去美国采访,我对能去德国十分高兴。我觉得尽管办手续有点费事儿,但是做中国IT记者真好。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欧洲,然而我感受到的却是西门子这个欧洲最大的电子、计算机公司正渴望走出欧洲”,这是我在访问西门子利多富写出的《走出欧洲——访西门子利多富公司有感》中的一句话。

 

这是两张照片,右边是法兰克福街景,左边是西雅图街景,如此相同


“钟声唤醒了沉睡的法兰克福,大雪掩盖不住慕尼黑的万种风情,凄美的教堂耸立在柏林繁华的街头……”如今我看到当年《走出欧洲》的开头仍然能感受到德国城市的魅力。

 

来自世界各地的158位记者在各种场合无数遍地听着西门子利多富各位主管们的呼声:我们希望能在2000年市场1/3在德国,1/3在欧洲、1/3在欧洲以外。


奇怪?他们怎么不事先协调一下说一次就够了,怎么总说?全世界的记者都觉得此事好笑。

 

SNI四年亏损20亿马克

 

据说利多富是个人名,他生于1925年,1947年从大学退学,自办了以其名命名的利多富公司。1986年去世后,公司经济遇到困难。1990年东西德统一之际,与具有百余年历史的西门子公司计算机部合并。


1995年西门子总公司营业额达900亿马克,其中西门子利多富这个全资子公司营业额为128亿马克(当时1.4 马克约为1美元)。从1990年至1994年为止,西门子与利多富(通称SNI)合并累积亏损20亿马克,员工从5.2万人减至3.7万。

 

但到1995年西门子利多富经济状况出现转机,订单增加17%,总收入增加23%,税后利润为2300万马克(实际上利润才约为千分之二),尤其在国际市场增长17%。当时西门子利多富65%的收入来自德国,27%来自欧洲,8%来自国际市场。

 

不满意西门子高层回答

 

发布会后是记者提问,不知怎么搞的这次西门子请的记者大都是非专业报记者,他们的问题也大都是些环保之类的问题。开始我没做声,后来我忍不住了递上去三次纸条,三次纸条上共有9个问题。


12月17日告别时晚宴


要进入国际市场肯定要进入国际最大的美国市场,西门子利多富凭什么能够进入美国?如果进不了美国,西门子肯定要进入增长最快的亚洲市场,又靠什么进入亚洲市场?在西门子利多富的收入中,38%来自于产品,40%来自于系统集成,22%来自于服务性的应用产品,这个比例合理吗?……

 

主持人念出了我的部分问题,在前几个问题上他们的答案我一点也不满意。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时他们认为应用服务产品比例在40%以上是合理的。


我在1211日傍晚冒着大雪,在古老的法兰克福火车站上车,大约4小时后到达Pader Porn生产基地。


西门子不进口国外设备

 

这座建于18世纪查理大帝时代的小城,有54万居民,SNI工厂以前就是利多富公司所在地。


德国西门子利多富PC生产线,摄于1995年12月中旬


3.5万平方米小型机生产线用白色统一起来,生产线的工人身穿白色大褂,这和我以前参观过的IBMDEC、惠普、SUN、微软、SSA 等公司风格不同,倒有点像我早年所工作学习过的日本工厂。

 

生产线上所有生产设备(波峰焊接机等)几乎都是西门子生产的,这个特点也有点像日本,据介绍,西门子从来不进口国外生产的设备。我发现了SNI的一台模拟测试设备是意大利进口的。

 

SNI小型机生产线几乎是全封闭式的,当年这条生产线生产1.5万套小型机设备,总装线上有60个人,每年给西门子带来20亿马克的收入。

 

SNI总装测试台上,一台设备可测试8台小型计算胡系统,当时我提问总测试台的合格率是多少,有关人员告诉我大约98.5%,产品更新用多长?答每天都有新技术、工艺、结构上的改动


1995年正值Unix系统的黄金时代,SNI Unix MIPS芯片小型机为欧洲第一品牌。

 

在离慕尼黑大约50公里的奥格斯堡小城里设有SNI PC生产线,1213日我们一行乘螺旋桨式的飞机到了这条SNIPC生产线参观。

 

由于当时我在一个半月以前刚参观过康柏69PC生产线的壮观场面,对于欧洲最大的PC厂,即使是年产63.6万台(当然现在看来还不如中国联想和长城机生产线规模)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据介绍,这条PC生产线每年为SNI带来28亿马克的收入。

 

SNI说自已最大对手是惠普

 

当时我问SNI认为最大的PC竞争对手是谁,答:惠普。

 

当时惠普PC正处于世界第四名(世界前三名康柏、IBM、苹果)。SNI PC生产线与小型机生产线同样,西门子设备占90%,主要零配件70%OEM产品。

 

参观西门子语音反映实验室


SNI PC生产线处我竟然看到一条键盘生产线,难道SNI真的自己生产键盘?


不错,激光刻字机几分钟就刻成一个键盘。当时我对一起参观SNI PC生产线的同行们说,就凭SNI自己生产键盘这种方式,SNI PC 就没有竞争力。果然,在1999年再也听不到SNI PC的声音了。

 

为没能拍照留念悔恨

 

在德国的时间紧张极了,当时SNI的组织者恨不得把日程安排到秒级,用我们几个记者在背后的话说,恨不得把每个记者的脑袋砸开把资料往里塞


真的,在参观了工厂之后又带我们去了汉莎航空公司、柏林保险公司、德意志银行(供水供电系统及自助服务、护照指纹辨别系统……),当汽车几次路过马克思广场和柏林大教堂时,我都十分想拍张照片留念,可是为了节约时间就不停车,最后我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我们一行女记者们十分同情我,且有同感,而男记者们都嘲笑我,记得当时计算机世界李良玉副总编辑特意找我谈话,说我已是个“有名的记者了,为什么还这么幼稚”。我知道他是好意,我的确有点丢人,但是没办法,我是掩不住我内心的感受。

 

为此,我狠狠地打了什么亚洲总裁一拳,他还以为我跟他开玩笑呢,实际上我恨透了他。


1997年我又一次来到柏林大教堂,为了解当年之恨,我自己几乎拍下了一卷胶卷报仇


刘克丽2000年2月


本文转载自刘克丽总编微信公众号《穿越前沿》)


在前线 zaiqianxian121 (←长按复制)


《在前线》是新兴的移动互联网媒体,不但拥有40多年的媒体运作经验,更拥有前瞻的思维模式。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