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小白”简云定:硬件梦,少年心|白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5:34: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眼前的房间显得有些凌乱。


“不是我的办公室,今天就在这儿临时坐坐。”简云定招呼我们,如同招待一位来串门的朋友。今天的谈话就在这里进行。


“这是我们的工作间,加工、焊接、调试之类的,都是在这做的。”他解释道。


房间里到处摆满了各种不知名的奇妙物件——在外行人眼中,这应该是科幻电影里的场景,眼前的东西一样都不认得。对简云定来说,这里却是他的“宝库”。他指了指一边的柜子:


“这里面都是抽屉,放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加在一起的话,多了不说,值个几十万还是有的。”



被各种硬件环绕着的简云定,如同一位端坐在城堡中的领主,正对着自己的疆土指点江山。聊到兴起处,他会抄起一块电路板,详细地解释它的来龙去脉。有时,提到的某种设备恰好不在身边,他会特意起身出去取:


“你坐在这儿等着,我去拿给你看看。”


说这话时,那种兴头让人似曾相识:如同一个男孩子,正在展示自己精心收藏的变形金刚玩具。


创造了银行卡盗刷防护器、门禁卡模拟复制器、汽车无线电解锁设备等等“黑科技”,多年积累的“干货”也已集册出版,在硬件领域,简云定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大拿”。


生活中,他也到了“为人父”的年纪。然而此刻,你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兴致勃勃地摆弄着各种硬件的简云定,怎么看都像一个少年。


1


对做硬件安全的简云定来说,2008年是他的起点:这一年,他正式决定,向硬件领域进军。



在此之前,简云定已经在安全圈浸淫了两年时间,方向和一般黑客相同,主攻Web安全。然而,进入圈子的时间越长,见识的大牛越多,他的危机感就越强烈,自己似乎并不适合继续在这个方向进行下去了。


“都是做技术,和别人相比,我好像缺乏天赋——人家能举一反三,我就是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对于已经决定吃安全这碗饭的简云定来说,这便意味着自己缺乏根本的竞争力。


“长远来看,我总是要差别人很远,做不到最拔尖的。领域的调整势在必行。


虽然对理论并不擅长,动手能力却是简云定的强项。对好奇心很重的他来说,相比空洞、死板的理论,亲自探索实践有着更强的吸引力,收效也更良好:大学时代每逢考试,他的实验项目几乎都是满分,而理论课程则是“能有60分就不错了。”


这并不意味着理论便一文不值。直到今天,简云定依然有些遗憾:工作以后,他愈发感觉到理论的重要意义,每当遇到难题,理论在他脑海里留下的印记就派上了用场:


“就像查字典,我记住了字典的目录。”


再想起大学时代,便觉得“浪费了很多时间”。然而,对当时的他而言:


“没有意思、不感兴趣,就根本记不住。”


学习理论只是为了应付考试,考完试不过三两天,背的东西又全部忘光了。这种情况和他所在专业的教学模式也不无关系。大学教育提倡“广而博”,各个领域都接触一点。直接进入实践时,广博就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百无一用”。


多年后的今天,简云定所在班级的四五十号同学,从事本专业的只有三四人,其他的则从事了公务员、销售等专业性不强的职业,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症结。



对简云定这样好奇心强烈的人来说,这样的教育模式带来的是致命的索然无味——幸好,对技术的执着和持之以恒的自学让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步入工作岗位后,他几乎每天下班后都闷在家里研究硬件。小小的卧室被造成了加工车间:床的旁边便是长条形的工作台,上面堆满了各种硬件设备。


并不富裕的他,购买硬件的花费超过了20万元——而初涉安全时,他的电脑仅仅是一台搭载赛扬600的二手笔记本。工作这些年,他给家里的最大花费只是父亲的一台车,以及过年时的红包,这让他感觉很内疚:


“钱都砸在硬件上了。”


2


这种超乎寻常的热情,背后的支撑只能是兴趣。这一点完美地体现在了简云定安全生涯中让他广为人知的一款产品:黑客胸牌


2013年,具备了初步设想的老朋友杨卿推荐阅读:在无线电上跳舞,杨卿和他的“独角兽”找到了简云定。彼时简云定尚未进入360,正在深圳出差的他了解情况后,立即决定加入这一史无前例的计划。由于旅途匆忙,忘带鼠标的他用触摸板画出了电路图,“画的无比痛苦”;随后,又买来了全套器件和调试工具,在酒店房间里一点一点地焊接起电路板来。



SyScan360大会上,黑客胸牌广受好评,看雪论坛上还有人专门写了篇分析胸卡的文章。第二年,“不甘寂寞”的简云定决定更换主题,仿照Flappy Bird写了一个游戏“欢乐潜水艇”。


不过,这其中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由于游戏难度较高,一个代码错误在测试中并未被发现:当分数超过255分,便会重新归零重新计分。更让简云定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真的有人达到了255分。


“竟然能玩到这么高!”


提起这事,简云定的语气让人很难分辨究竟是遗憾,还是英雄相惜。到了2016年,简云定和团队商议,决定制作一款酷炫的钢铁侠胸牌。


“因为杨老板喜欢钢铁侠。”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新的挑战:这一造型对制作工艺的要求极高,布线难度很大。简云定为此头疼了好几天,思考怎么排布线路。最终的成品收到了很好的反馈,简云定有点得意。


“现在杨老板还是会把一些对外形要求高的电路板交给我画。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能用,而是能成为一个精品,一个艺术品。”


他给自己和杨卿贴上了“颜控”的标签:“即便好用,如果很丑,坚决不用。”在兴趣驱动这一点上,简云定和杨卿有着惊人的相似:“曾有一项工作并非兴趣所致,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他们便异常痛苦:有种想死的感觉,不想做了。”而自己设计创造的安全设备却让两人都分外自豪。简云定提起了团队在台湾和美国“摆摊”时,产品被抢购一空的经历:


“不到两个小时都卖光了,连演示用的产品都被买走了。”


有趣的是,杨卿也曾在采访中描述了这段经历。这与他们的业绩无关,如果说能令他们如此自豪,只能说是源于对硬件安全的兴趣和热情。



然而,这也正是硬件安全领域必备的特质。几年中,独角兽团队的成员偶有个别人员变动,杨卿的态度是,来去自由,不再挽留。


“他告诉我,人各有志。你在这一行,没有兴趣,很难坚持下去。”


工作需要兴趣——在某些人眼中,这是一个孩子气的想法,毕竟,工作本就是谋生的工具。然而,这里恰恰聚集了这么一群“孩子气”的人,又正是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惊叹的成果。


3


有趣的是,与工作中相同,简云定曾在另外一些方面显得“孩子气”,比如爱情——这曾经让他的生活中平添了不少波折。



不同于今日的意气风发,如果回到2013年,你可能会在福建街头看到一个出差在外、神情恍惚的简云定,胸口还在气闷、发痛,这样的情形实在是不多见——从不喝酒的部门领导为了安慰他,甚至破天荒地陪他一起酩酊大醉。


“很多时候,你会发现,现实远比电影电视、小说更狗血……”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但他的声音还是有些低沉。简云定是匆匆忙忙地绕道从广州来到福建的,特意去一趟广州是为了给他彼时的女友庆生,却对他造成了重大打击:


对于这位相亲结识的女友,简云定感觉不错,只是隐约觉得对方说话有些闪烁其词,对他赶来庆生这件事也十分抗拒。直到简云定一大早买了早餐来到她门前时,这才发现屋子里有另一个男人。


这件事让简云定痛苦万分,久久不能自拔。在他的生活中,爱情曾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多年前他钻研安全,就是因为上学时的暗恋对象远在北京,能够通过网络多了解她一些。然而最终,他发出一封表白邮件,收到的回复却是:


“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我改。”


这种剧情似乎更应该属于电视剧。在常人眼中,这样的爱情明显是“小孩子的行为”,简云定自己回顾当年,也觉得“那时候太幼稚”。然而,拥有一颗“少年心”的人,往往在任何时候,都带着点少年的特质,特别是在遭遇爱情挫折之时。一直从旁观察的杨卿此时并未表示特别的关心,而是说了一句:


“要不,你换个环境试试?”


杨卿早就有意拉简云定“入伙”,而简云定却因为工作无人交接和原单位和谐轻松的工作氛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决定加入360起因于一次和领导激烈的争吵。事实上,领导并没有错,只是情场失意的简云定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在此之后,他暗下决心:是该换个环境了。360的环境对简云定来说算是如鱼得水:杨卿和林伟(推荐阅读:破解了特斯拉的林伟,挺有意思的)都是多年前在T00ls社区结识的好友,关系自不必说。


“当初我告诉自己,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杨老板。”


简云定说——或许,这也是他为什么把自己的家当都捐给公司用于研究。他与林伟之间也有一桩趣事:初到北京时,两人合租了一间半地下室。结果,林伟的女友忽然到访,做了电灯泡的简云定只好另寻佳所。


“女朋友来了你倒是提前告诉我一声啊!”


说到这里,简云定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这也足可以证明二人的关系——和好哥们都在同一公司,简云定的生活自然顺心了许多。


好运总是出人意料地接踵而至:工作节节攀升之际,他又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如今,二人情投意合,孩子刚刚降生,生活美满幸福。初为人夫和人父,简云定第一次感觉到肩上多了一份责任:


“用我爸的话说,你终于不再是个孩子了。”


同样为人夫的杨卿感同身受:自从因地铁卡“出事”之后,妻子一直希望杨卿“少惹事”,经常“查岗”。一次,杨卿约简云定谈更换设备事宜,妻子一个电话打来:


“你在哪呢!干什么呢!”


倒像是两人在做贼。


少年总有长大的一天,而在长大后依然拥有一颗“少年心”实在是一种幸运。简云定无疑就是一位幸运儿。


4




《硬件安全攻防大揭秘》是简云定多年研究的结晶之一。


为了这本书,简云定和伙伴们前后写了共800多页的初稿,最终忍痛砍掉了一个大章节。内容以浅显易懂为主——简云定翻开目录,前几章甚至细致介绍了硬件设备的采购、挑选等内容。


“我们这本书的定位就是给那些有兴趣,但是不知道如何入手的人看的,”简云定解释着,“硬件还是有门槛的。有的公司说搞硬件实验室,有的是不知道要买些什么,有的是一看到要买的仪器设备清单报价,就打了退堂鼓,在这里我们很感激谭总(推荐阅读:谭校长的方法论),在这方面从不吝啬,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条件。还有的买来了也不知道怎么用或者没人用,只是摆那装装样子充门面。外行人照着教程照着视频照着去做,很多都只是玩票,照着人家的步骤模仿一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而且,有的东西即便是本专业,学校里也不教,除非去工厂或者硬件相关公司实习;最后,市面上也没有很好的教材。比如,很多书里讲了单片机的各种功能,确不告诉你怎么用、为什么用。”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硬件几乎是安全研究中成本最高的。


“你去买元器件,有可能买到假货,还有可能是翻新的。”简云定自己深有体会,他多年研究硬件的花费,有不少都是“交了学费”,“如果当初有这么一本书,我的路可能会顺当很多。”


“内行人看了会觉得,你怎么写的这么low,但是对小白来说,入门可以作为参考。”



简云定将编写这本书称为“为社会做贡献”。这是他和杨卿共同的初衷。


“这个词说起来很空洞,做什么贡献啊。但是有时候你想想,几十年后等你老了,得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东西吧?”

或许,这便是所谓“情怀”——在简云定这儿,它并没有被拿来卖,而是踏踏实实地做出来了。


写作的过程并不轻松。


简云定时常感觉:“做的时候没觉得,写出来怎么这么难。”


不在状态时,半天写不出一个字;而状态来了,他会一口气写上二三十页。妻子在身边会让他非常振奋,“有种古代的红袖添香那种感觉。”



如今,简云定终于学会了把一部分精力分出来照顾家庭。回到老家时,他也会陪着妻子看看从来没看过的娱乐节目:《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在此之前,他连听都没听过。对他来说,重要的不是看节目,而是两个人一起看的感觉。


“在一起各干各的,这日子还过个什么劲啊?”


曾经的“情史”成了和妻子聊天时的闲话,对此,他毫不避讳:


“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这些事都是我愿意,至于我愿意是不是错的,都是过去式,没什么可追究的。现在和未来都是属于你的。”


——还是像是少年的脾气。至于搞硬件的简云定,依然和年少时别无二致。妻子常常拿“猝死”的案例警告他,他却一如既往地本色不改。


“不是我刻意如何,有时候一个Bug我没找到,躺在床上一闭眼睛就想起来,完全睡不着,整个人都恍惚了,总是想着这个事。”


他觉得,“完美主义”的毛病可能要跟着他一辈子了。


妻子不在身边却给他的完美主义提供了便利。如今,他依然会因为某个未知的BUG问题工作到深夜一两点,然后在公司打个地铺。对此他并不介意,反而觉得挺开心——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通宵达旦却依然快乐的时光。只不过,岁月不断流逝,我们已经越来越难见到它的踪影了。




而简云定的少年心还在。一切都不必言说,只要看到他面对着心爱的硬件时,那种独特的眼神——那样不顾一切的热情,无论何时,都显得弥足珍贵。





推荐人物阅读

智者大潘 谭晓生 龚蔚| 季昕华韩争光 |云舒 | 妇科圣手TK 方小顿 |林伟吴翰清 |黄鑫 姜开达 |谈剑峰金湘宇方兴孙小美 刘春泉马杰段海新 董志强白健 张照龙杜跃进范渊 Coolfire赵武 

 

安在

新锐丨大咖丨视频丨白帽丨深度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