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盖资本鹿炳辉:虽千万人,吾往矣丨2019投资人影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5-30 08:36: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nfc场景标签帮助企业去降低费用和成本,提升效率才是真正的大机会。 图片来自“网”

文|前哨

责编|京京

「在KKR是给别人打工;等到一定阶段之后,我就开始想创业,打了十年工,一直想干点自己喜欢的事。」多年过去,鹿炳辉一直忘不了这种焦虑。

2012年,伴随着KKR集团策略的转型,鹿炳辉离开了KKR中国团队,联合他的北大同学许小林一起创办了华盖资本。

对于他而言,离开KKR多少有点“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意思。

从做具体业务到思考方向,从职业转到事业,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当然,也有更多的困难和挑战。在原来的机构,鹿炳辉主要负责投资业务,他的工作就是把项目投好,钱不用担心。

但现在他的角色变了,作为基金管理者之一,他不仅要负责投资,还要管理整个基金,包括募资,团队管理、投后、LP关系,他都要亲力亲为。

鹿炳辉认为,做投资一定要放下面子。「每天早上去上班,你会发现,一些房产中介机构都会把他的员工拉出来,在大街上跳舞、喊口号,他们不是在给自己打鸡血,而是要把姿态放低。把自己的面子放下来,才能够把事情做成,募资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 」

而钱,是他面临的首要问题。对于基金来讲,资金充足是一个长期课题。即使是像红杉、IDG这样的一线基金,也同样面临着募资上的挑战,这是行业现状。

华盖资本开展业务五年多,资产管理规模超百亿,已在医疗健康、TMT消费、文化娱乐等投资领域硕果累累,投资项目超过100个,其中6家企业IPO,多家被上市公司并购,近20家启动上市流程,80%以上的项目获后续融资且有明确的退出渠道。

不久前,华盖完成第二期TMT基金的募集,总额在15亿人民币左右。

对于基金来讲,“大钱”的主要来源是母基金、上市公司、政府、金融机构等。如今,创业、创新成为热门话题,项目层出不穷,政府引导基金、上市公司、国有资本等入场成为LP。

在鹿炳辉看来,对很多投资机构来说,大基金好募不好投。基金管理规模越大,更应该注重精细化分工,由不同的团队做不同的事。GP最重要的职责就是帮LP把钱保管好,同时还要尽可能投中那些高成长、高回报的项目。

但如果没有好项目,一切都是空谈,回报不可能完成。「焦虑是周期性的。当募资不顺时、开完投后会我就开始焦虑。说起来这事你还得干,不完全是为了自己做的。」鹿炳辉说。

在传统的GP、LP关系中,LP扮演机构的出资方,GP是机构的管理者,他们管着LP的钱去投资那些能提升估值或产生盈利的项目。

一般情况下,LP不会参与投决,他们更关心的是投资与回报。

此外,LP出资后不会参与到GP的日常管理中,所以这两者之间是一种相对“割裂”的关系。「我们的投资人非常多元化,不会影响基金的整体运营。某种程度上,LP虽然偶尔(情绪)波动可能会比较大,但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他们赚钱、亏钱比GP更敏感,说白了这是他自己的钱。」

当然,这里也有一些原因导致“割裂”,其一是大多LP结构是机构化;其二是GP投资领域繁杂,需要极强专业性,LP想参与并没那么容易。

对此,鹿炳辉告诉网,国内LP的诉求是区别很大的,政府、国企、金融机构的诉求都有差别。比如政府希望GP能协助招商引资,推动地方产业发展;保险、银行等金融机构往往投资风格更谨慎,希望能与GP有些业务协同,准入门槛较高,相对于刚刚起步的GP而言,去拿它们的钱确实存在一些困难。

随着国内GDP增速放缓,VC行业也进入新旧转换期。投资端从消费互联网转向科技互联网,资金端也有所变化。据投中统计,2019年上半年VC/PE募集完成基金271只,同比下降51.69%,募集总规模544.38亿美元,同比下降近三成。

其实对于大部分中小基金而言,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同行业的竞争。

在一个行业里,真正好的项目凤毛麟角。好项目往往是一线基金抢完了,才轮到市场上的其他基金。不仅如此,投资圈的圈层化也越来越明显,一些机构之间正在形成更深层次的信任关系,并且这种关系还在不断强化,令圈子外的人很难插手。

在华盖资本,鹿炳辉负责TMT团队,同时偏向看重金融服务、大数据和供应链科技。尽管科技投资方向很多,但每一个方向都要求足够的专业性,并且每个人只能看一两个垂直的方向。他最欣赏的一个投资打法是把一个行业做的相对精深。

对于所投资的项目,华盖资本有着自己的考量。除了项目本身具备的投资价值,如何给自己的投资人创造价值,是华盖资本在参与投资时的参考维度之一。

鹿炳辉认为,投资人与创业者可以相互成就。「一个成功的项目是投资者们实现价值创造的产物,同时也成就了投资者。」

创投圈可以说是焦虑症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在这个光鲜亮丽的圈子里,充满了不确定性,也充满了机遇。「最操心的事情是,如果投完一个项目达不到预期,我至少看一个星期的《新闻联播》幸福感才能回来。」

在投资行业有个形容“焦虑”特别流行的词叫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翻译过来就是害怕错过。但是害怕错过意味着两点:第一是想控制不确定性,第二是什么都想要。

对鹿炳辉而言,他还有一种更大的担忧:依赖对宏观趋势判断,华盖已经有很多提前布局和投资,而他所担忧的是自己可能对宏观趋势判断是正确的,却在对微观的节奏把握上出现问题。

这也是投资机构里所有执行层的集体尴尬,自己看好的项目没法出手是经常的事,因为基金的风格,很大程度会受创始人或控制人的影响,他们的风格往往会映射到整个团队上。

但做投资,错过永远都是不可避免的主题。虽然行业永远都有新机会,但实际上每个阶段都有“阶段性的大机会”,如果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正如熊晓鸽所说:VC是一个永远都在后悔的行业。

鹿炳辉属于投资圈比较低调的投资人之一,不怎么抛头露面。如果把鹿炳辉与一排创业者放在一起,问里面谁是投资人,估计旁边人,都不一定能指出来是他。

不同人群的创业者,他们在选择和接受资本上也不一样,同时,每个投资人对被投资者也有偏好。2017年的某一天,鹿炳辉认识了必要商城创始人毕胜。

毕胜是百度创业元老,2005年百度上市后,他从李彦宏助理兼市场总监的位置上功成身退。

2014年,他重出江湖创办必要商城,提出用customer to manufacturer的模式以销定产实现零库存,用“大牌品质、工厂价格”的模式对接优质中国制造和消费升级人群。

这位70后的创业者,对自己要做什么,心里一直敞亮得很。鹿炳辉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相对固执、稳健的创始人,而华盖更多的是把必要商城看成是一个供应链企业。

「我们看中的是它能够帮制造业企业去做一些生产,做反向订单的定制,产品业务比较稳,也不烧钱,成长性也不错。我们看重的是这个方向。稍微慢一点也能忍受,这是行业特点。」

2019年,销声匿迹五年后,毕胜重新发声,称必要商城是第一家走通C2M模式的新型电商,将致力于以此模式推动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改造。

在和创业者打交道时,鹿炳辉尽可能站在一个客观中立的视角为创业者考虑。「在战略上我们会给创业者一些比较明确的建议,但触犯了一些协议,也是非常强势的,这是一个红线。」

某种程度上而言,投资机构喜欢投跟自己比较类似的创业者,谈及最喜欢的投资对象,鹿炳辉两个标准:「一是有商业头脑,二是不逾规,不能逾越一些基本政策、法律。」

谈及与创业者的关系,鹿炳辉告诉网,当被投企业需要投资人伸出援手时,华盖会毫不迟疑上前帮助。「不管结果怎么样,我真的是想去帮忙,这是一件相互成就的事情。」

投资行业有一个特点,永远要预判趋势,发现新行业,比如近几年比较火的消费升级、人工智能就属于对趋势的预判;因此,投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