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角】IBM成败之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06 12:10: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IBM又到了关乎成败的十字路口,郭士纳的重任在20年后转到了罗睿兰肩头。

  在这个“围墙垮塌”的时代,零售商亚马逊占尽了云计算的先机,互联网巨头谷歌抢得了大数据的风头,传统IT巨头们却陷入集体失语的阵痛期。那个总是先人一步的IBM,那个提出“电子商务”、“随需应变”、“智慧地球”的IBM呢?

  3月10日,罗睿兰终于开口了……

  IBM又到了关乎成败的十字路口,IBM前CEO郭士纳的重任在20年后转到了罗睿兰肩头。

  在这个“围墙垮塌”的时代,零售商亚马逊占尽了云计算的先机,互联网巨头谷歌抢得了大数据的风头,传统IT巨头们却陷入集体失语的阵痛期。

  那个总是先人一步的IBM,那个提出“电子商务”、“随需应变”、“智慧地球”的IBM呢?——业界之所以这样急切,或许是因为习惯了这20年来,IBM似乎总是能够左右IT的风向标。

  但在2013财年,IBM却谋而不宣。尤其在IBM财报连续几个季度没有达到华尔街预期后,业界的质疑声、唱衰声不断。在这个几乎颠覆IT基础架构的云计算市场,IBM与亚马逊的差距依然明显;在将数据作为企业重要资产的大数据市场,互联网企业的开源架构和开源软件呼声渐高;在硬件市场,x86服务器继续抢占小型机市场,IBM硬件部门出现亏损;在中国这个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去IOE”之声四起;IBM在全球范围内进行10年来首次数千人的规模性裁员,这一幕幕让人又回忆起20年前郭士纳在IBM成败之际的抉择……

  2014年3月10日,作为IBM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董事长、总裁兼CEO,罗睿兰给投资者们准备一份长达154页的2013年年度报告,为此备受关注。

  报告中,罗睿兰将2013年称为IBM的转型之年:20亿美元收购公有云企业Softlayer,成立OpenPower联盟开放Power芯片,12亿美元兴建全球40个云数据中心,10亿美元组建Waston集团,23亿美元出售x86低端服务器业务。在2月底拉斯维加斯举行的IBM PULSE大会上,IBM还宣布投资10亿美元用于Softlayer云平台的开发……在这一系列密集的加减法中,IBM正迅速转型谋变。

  IBM要转向何方?罗睿兰在这份报告中作了系统性的回应。她详细阐述了IBM全新的战略——云计算、大数据、交互参与式系统(Systems of Engagement)和IBM的战略布局,将2013年,IBM的这一谋变之年全面地展现在业界面前。

  云计算,硬件的变局

  2008年,尼古拉斯·卡尔的《IT不再重要》一书风靡全球,引发了云计算重构IT产业的激烈辩论,而云计算首先引发的就是“硬件不再重要”的话题。

  IBM作为全球拥有最全服务器种类的企业之一,拥有x86服务器的x系列、小型机Power系列和主机z系列。不过,硬件业务却成为IBM2013年财报的拖累,从2012年盈利12亿美元跌入2013年亏损5亿美元的谷底。但罗睿兰在报告中强调:“我们不会退出硬件业务。IBM仍是高性能和高端系统、存储和感知计算领域的领导者,我们将继续投资研发,以发展半导体技术。”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中,IBM对其硬件业务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重组:去年成立OpenPower联盟以开放Power芯片,今年1月将低端x86服务器业务以23亿美元转手联想,3月在中国成立全球首个主机云和Linux卓越中心以加强开放力度。由此可见,IBM的回答显然是——硬件依旧重要,但云计算下硬件变局在即。

  为什么变?与放弃PC业务的理由相同,x86服务器日趋商品化的趋势与IBM追求高价值业务的商业原则相悖,不过这只是IBM放弃x86业务的浅层原因。

  如果追根溯源就会发现,IT实际处理的是人机交互的关系。10年前,服务器、存储、网络设备对于企业客户来说高不可攀,IT企业习惯将技术传授给客户,这是典型的技术消化期。而当IT人才逐渐深入各行各业,IT逐渐融入企业业务时,就进入了IT的快速部署期。怎样才能做到快速部署?公有云显然满足了企业灵活、快速部署IT的需求;另一方面,各种软硬优化后的一体机则解决了自建IT型企业快速部署的难题,这类产品的市场行情也在火速飙升。

  企业的前端计算可以选择公有云,后台计算则可以选择软硬优化的一体机,混合云自然也就成了未来趋势。因此,IBM收购了公有云企业Softlayer,甩掉了前端计算的x86服务器业务,而保留了适合后台计算的Power小型机和Syste z主机,这完全符合IT快速部署的大势所趋。

  “从软件角度看,我们收购的SoftLayer就是一种新的服务器业务。” IBM新一代技术平台首席技术官兼总经理 Daniel Sabbah在2月底拉斯维加斯举行的2014 IBM PULSE大会期间,接受《中国计算机报》记者采访时,一语道破这一买一卖之间的关系。

  那么,IBM保留的Power小型机和System z主机业务会如何变革?罗睿兰在报告中称,将带领硬件在新时期迎来新机遇,加强产品组合和深化Linux开放是硬件走出低谷的途径。

  一方面,云计算成为硬件业务的方向。为此,IBM成立开发组织OpenPOWER联盟,这将有助于POWER芯片进入当今规模最大的服务器客户群——互联网企业、公有云企业的超大规模数据中心之中。据悉,谷歌作为OpenPOWER联盟的重要成员已经将POWER8用于谷歌地图的应用当中。同时,IBM还宣布Power小型机进入SoftLayer平台提供公有云服务。

  至于System z主机何时纳入SoftLayer平台虽然暂时没有时间表,但SoftLayer公司 CEO Lance Crosby在PULSE大会上表示,非常欢迎这一举措。另一方面,在传统企业IT部署中,Power小型机和System z主机都将强化开放的策略,与Linux一道共创平台生态圈。

  云计算,IBM来迟了吗

  云计算不仅带来硬件市场的变局,还颠覆了从硬件、软件到服务的整个IT体系。“从长期来看,相对于技术变革,云计算的意义更多的在于建立了新的商业模式。”罗睿兰在报告中表示。

  在私有云、公有云、混合云并存的云计算市场,显然IBM过去固守传统私有云的技术优势,而忽略了公有云这种更能体现新商业模式的市场。毕竟,公有云和IBM熟悉的企业市场大相径庭:先入者亚马逊等企业已经在云服务上掀起了价格大战。据悉,亚马逊AWS已经宣布自2006年以来的第40次降价,这种充斥着价格战的市场显然和IBM传统意义上的高价值领域相悖。

  这又是“围墙垮塌”的时代,行业的壁垒被互联网击破:互联网金融火了;民航业也希望向零售业学习如何在互联网上把控消费者的行为;而零售商亚马逊非但没有成为IT企业的客户,还抢了它们的生意,在云计算市场上遥遥领先。

  这也是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投资市场。华尔街显然习惯于用传统企业的收入利润报表来衡量IBM的转型和发展,但却可以容忍亚马逊在亏损的情况下,依然获得市值的新高。

  这还是一个易于陷入“创新者窘境”的时代。IBM一方面向华尔街投资者保证企业近期的健康运营,另一方面,还要动员足够多的资源,关注那些可能导致企业衰败的破坏性创新。而Daniel Sabbah的角色显然属于后者。

  这显然不是IBM曾经熟悉的环境、曾经熟悉的市场、曾经熟悉的客户、曾经熟悉的投资环境,甚至不是曾经熟悉的自己。

  云计算破坏式创新的威力之大、改变之多,足以摧毁任何一家没有准备的企业。

  那么云计算,IBM来迟了吗?准备好了吗?“我们不是先驱。”Daniel Sabbah承认IBM目前在云计算市场上只能后发制人,“但云计算真正对于企业和商业的改变才刚刚开始,谁也不能预料几年后的云计算市场将会发生什么。”一个成熟的市场最多只能容纳三家企业,要想后发制人,IBM首先需要快速转型。这样,IBM于去年以20亿美元收购的Softlayer就迅速成为IBM云计算转型的基石。

  Lance Crosby认为:“与其他并购的企业不同,SoftLayer并非要融入IBM的流程,而是在指引 IBM熟悉云计算的市场,学习下一代云计算的进化过程。”与此同时,IBM内部也在努力寻求自身改变。本报记者注意到,IBM软件集团下属的中间件集团和解决方案集团已经在今年悄然重组,更名为数据与分析集团和软件与云计算集团。

  但是,从IBM现有业务的利润角度来看,云计算很难与高价值领域相联系,这也是“创新者的窘境”中众多大型企业在转型时遇到的难题。Daniel Sabbah就IBM对高价值领域的理解给了新的判断:“在以往的传统企业IT领域,高价值必然意味着高利润。但在新的时期,高价值主要体现在知识产权上。可以说,每次变革都是企业朝着更高价值领域的一次转型。”

  Daniel Sabbah并不认同充斥着价格战的云计算市场属于低利润、低价值的领域。在PULSE大会上他这样回答本报记者的质疑:“云计算规模有多大?云计算到底能有多少收入?生态系统中的企业又能够挣多少钱?现在都很难说。但是有一条是肯定的,更多的创新将不断在云计算市场展现。另一方面,虽然云计算初期投入和规模成本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但云计算的服务基本是自动化级别很高的自助服务,后期运营成本会明显降低。”而且在他看来,云计算就是互联网服务的延伸。通过互联网,IBM可以接触到全球更多的客户,可以发现更多的新机遇,从而催生新的成长空间。

  Daniel Sabbah表示:“以低利润角度进入市场收获到的却是更多的机会。由于规模和速度的不可预期性,我们希望云计算会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那么,IBM后发制人的突破口在哪里?

  云计算,PaaS 突围

  随着苹果商业模式的成功,API经济逐渐在业界被追捧。IBM是唯一一家可以从芯片到硬件、从软件到服务,向客户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的企业——这曾经一直被IBM人津津乐道。但今天,建立一个开放的API平台,构建新的伙伴关系和新的商业模式,从而形成庞大的生态系统,已经成为云计算市场乃至整个IT市场制胜的不二法则。

  从另一方面来看,API经济完全符合创新经济学的观点,即新的主导技术的颠覆力度并非取决于技术性能,而取决于新技术的扩散范围和扩散速度。API经济将市场竞争由产品竞争提升到生态系统的竞争,就是扩大了技术的范围,提升了技术的扩散速度,巩固了产品的地位和价值。

  而API经济在云计算市场发展并不成熟,比如重要的PaaS开发平台目前就还处于初级阶段。介于SaaS和IaaS之间,PaaS主要为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提供容易运营和快速部署的软件环境。这意味着PaaS的成功将为整个云计算平台带来活力,创造出一个拥有众多合作伙伴和开发者的庞大的生态系统。

  尽管亚马逊的EC2、S3吸引着大量的开发者,但它们都基于IaaS平台,在PaaS平台方面,亚马逊的成熟度较为薄弱。

  SaaS领域的领导者Salesforce虽然去年营收增长了33%,但仍然亏损了近2亿美元。由于其PaaS平台成熟度远不及SaaS,因此没有形成“云计算的范式”,只能针对客户提供特定服务,难以改进和整合,为此它收购了Heroku,以便做到服务的扩展和整合。

  因此在云计算服务的架构体系里,每一种服务需要具备特定的延展性,与其他服务的融合性,以及在整体方案中的整合性,这都需要PaaS才能改进。“在云计算领域,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因素并不在于向市场出售服务,而是要成为这个服务的定义者,使得我们的准则成为整个云计算领域都遵循的规则。”Daniel Sabbah表示。

  IBM的云计算突破口就在于此。在2月底的2014 PULSE大会上,IBM宣布了一个基于Softlayer的开放PaaS平台BlueMix。基于在Tivoli等中间件平台上的技术优势,IBM在PaaS领域游刃有余,不仅如此,IBM还宣布投资10亿美元用于PaaS平台以加速混合云的应用。

  由于IBM对jQuery、Cloud Foundry、OpenStack等开源组织的大力支持,BlueMix借DevOps融合了IBM软件和第三方开源机构的能力,从而构建了一个“用任何开发语言都可以运行App应用的开发环境”。这对每一个开发者来说都极具吸引力,毕竟只有25%的开发者在云环境中开发,但已经有85%的新软件针对云计算而构建。据悉,到2016年,所有应用中超过四分之一(约4800万个)可在云端运行。因此,开发者也急需向云计算转型,而BlueMix的出现顺应了这一趋势,另一方面,BlueMix也为IBM成为云计算的服务定义者提供了基础。

  Daniel Sabbah还指出,亚马逊所熟悉的零售业只是云服务的冰山一角,无论是移动互联网还是物联网,在云服务领域都有着更为广阔的空间。

  他举例说, 亚马逊从事预测分析的数据仓库,是基于其在零售行业对用户的了解,但是如果在物联网领域建立一个车联网的数据仓库,虽然同为“数据仓库”,但其内涵却完全不同。这就需要众多的开发者在PaaS平台进行相关软件的开发与合作。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云平台的PaaS环境不够成熟,将影响它在未来云市场的渗透。

  云计算,新旧体系的对话

  尽管云计算具备完全颠覆整个IT架构的能力,但实际上,由于安全和管控等原因,并非所有的企业信息都能放置在公有云上。这样,大部分已经应用云计算的企业将会使用混合云模式,这是新旧体系的桥梁。与互联网云服务商相比,这恰恰是IBM云服务的优势。

,与其他行业相比,有着更严格的政府监控,对于保密性的要求也更高,同时他们承担着更多的责任。如果金融企业想将部分业务转移到云端,那么典型的的对话将是:

  金融企业:“一旦我们的应用程序出现问题,每分钟的损失将高达1800万美元,如果数据丢失,还必须给政府合理的解释。所以,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你们将怎样的赔偿?你们会到政府部门为我们作证么?你们愿意让审计人员进入数据中心,查看我们的数据是否符合行业规定,受到隔离保护吗……”

  但从互联网云服务商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回复会是:“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你们是一家大型银行,? 你的程序出问题,我们只能支付2000美元的赔偿作为责任赔付。”

  “每笔赔偿2000美元,但我们的损失是每分钟1800万美元,这笔交易划不来。”所以,金融企业最终决定,还是坚持使用以前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把相关的工作负载交给互联网新型云服务企业。

  “因此,不同的行业有着不同的准入规则,当新的市场运作与现有的准则相冲突时,提供一个好的基础设施服务并不代表着就能解决实际的问题。”Daniel Sabbah总结说:“提供云基础设施的服务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很多商业模式的需求它并不能满足。”

  将新旧体系连接在一起,正是IBM的优势,IBM了解企业的核心价值和行业特色。Daniel Sabbah认为:“企业在云服务上之所以信任IBM,,而互联网云服务企业对成熟的技术知之甚少。”

  据悉,除了IaaS、PaaS平台的投入,IBM还将自身的软件进行云化,实施SaaS战略。目前,IBM已经可以提供包括市场、采购、供应链、HR、销售、财务等领域的100多个SaaS应用了。

  大数据,IBM超前了吗

  在罗睿兰的报告中,除了云计算,IBM全新的战略还包括大数据。在IBM新一代技术平台掌门人Daniel Sabbah眼中,新一代技术也不是只有云计算。其中,数据作为企业新的资产将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IBM在大数据领域的投入是有目共睹的,迄今为止,已经在大数据领域投入超过240亿美元,在流数据、数据库、数据仓库、数据清洗、数据安全、数据合规等涉及数据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IBM都有相应的产品组合和方法论。在结构化数据、非结构化数据、开源数据库中都少不了IBM的身影。

  在2014年PULSE大会上,IBM甚至还收购了DBaaS企业Cloudant……但这些对于一家总是快人一步的IT风向标型企业来说,还不够具有前瞻性。

  IBM首次将下一代计算——认知计算基因融入到大数据领域,作为IBM大数据全新的亮点。“传统计算只能按照已有的程式设定运行,这显然不能适应连续运动的大数据时代。”罗睿兰在报告中点出了认知计算的价值。认知计算与传统计算不同,它可以通过辅助、理解、决策、洞察和发现,帮助企业更快速地发现新问题、新机遇和新价值。

  其实,早在三年前的大型知识问答节目Jeopardy!中,认知计算的代表——IBM Waston就因为击败人类选手而被业界所了解。而今年1月,IBM又宣布投资10亿美元组建Waston集团。罗睿兰这样评价Waston集团对于IBM的意义:“就像60年代成立System/360部门、80年代成立PC部门,以及90年代成立服务部门一样,Waston集团也将成为公司技术史上的一面标志性旗帜。”

  IBM还在3月正式推出可以在Softlayer云平台上提供服务的大数据与分析平台Watson Foundations。这预示着认知计算将进一步进入商用领域,并成为云平台的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服务项目。

  但认知计算超前了吗?人类能相信计算机的判断吗?从商业实践来看,两年来,IBM已经有了在金融业、医疗业的一些成功案例。比如,澳新银行通过它来拓展顾客互动能力,使区域银行顾问能够为各区域客户提供更精准的服务;加拿大皇家银行则在客户流程中应用Watson的自然语言处理能力和大数据分析能力,改善自身客户服务的能力;在MD Anderson癌症中心,Watson的认知计算能力能够帮助临床医生从癌症中心的病人和丰富的研究资料库中发现有价值的结论;而尼尔森调研公司则借助Watson的客户通过设备与消费者进行更有效的互动,以推动在广告效果方面的研究。

  这表明,作为人类的辅助参谋,Watson已经逐步受到特定行业特定应用的认可。而从技术上看,Watson的语言版本、数据的交互范围、自学习能力的改进等都属于计算机最高领域——人工智能发展路上的难点,认识计算还远未成熟。

  交互参与式的企业

  与传统的后台IT系统相比,企业更需要动态地扑捉它周围的环境,包括客户、员工、合作伙伴、投资者甚至社会一切关于它的消息。据悉,57%的企业现在愿意将25%的IT投资用于这样一个全新的交互参与式的系统(Systems of Engagement)之中,成为交互参与式企业。而早前IBM强调的两大领域移动和社交显然可以在这一战略中找到自身的定位,企业级的移动和社交可以在这一领域确保隐私的保护、核心数据的保密和数据的安全。

  如果说云计算对于IBM更多的是挑战,那么大数据和交互参与式系统则更多的在于IBM如何在技术领先的情况下挖掘新的商业机会。一手保持现有业务的健康运行,一手抓紧那些破坏性创新的机会,IBM迅速调整战略,对于一家百年企业来说,成败的奥秘就在于此。对于IBM现在的掌门人罗睿兰来说,同时拥有创新力和执行力,是必须要过的一道门槛。

  云计算的挑战与机会

  本报记者:与亚马逊AWS不同,IBM拥有庞大的软件业务。在云平台上开放PaaS服务,让更多的开发者开发SaaS应用,是否会影响软件集团的业务?

  Daniel Sabbah:一方面,SaaS是我们能够提供的行业能力,是我们向API经济做出的贡献,从这个角度来看,云会影响我们现有的软件业务。但是,我们想进入每个行业的各个角落,开发者可以帮助我们把云服务深入到这些业务领域。通过开放PaaS平台,IBM原有的软件也实现了云化,反而会给软件业务带来新的收益。

  本报记者:您有没有向CEO罗睿兰提供云计算的战略和盈利路线图,从而在IBM转型时期能够说服华尔街以新的角度来看待IBM?

  Daniel Sabbah::确实向她提供过建议。但云计算是一个新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中作战,并非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从开发角度来说,这些大大小小的开发商都在努力建立新的应用。这种情况下,不是每个人都明白在云计算战场上怎么盈利。所有企业都处在演变的过程中,所以我的工作是帮助大家明白新的业务机会在哪,可能的盈利方式有哪些。

  企业级云计算令我们更出色

  本报记者:作为SoftLayer的掌门人,您怎么看待与亚马逊AWS竞争?并入IBM之后,您怎么看待整合后的云平台与AWS之间的差异?

  Lance Crosby:SoftLayer在亚马逊涉足云业务之前一年就成立了,所以我们比AWS更早地提供云服务。SoftLayer专注于企业级,倾向于向企业、政府、机构提供云,不管是单向还是多向,SoftLayer提供的云都是透明的。

  虽然与AWS相比,客户在云端得到的服务都是类似的,但是SoftLayer和AWS走过的路径和战略是不同的。SoftLayer是B2B的业务,而AWS一般被认为更多的是提供消费类服务。这就造成了SoftLayer和AWS的实质不同,即我们了解各个行业企业中不同的准则,懂得帮助不同的客户去达到政府的法规标准,我们还懂得如何做到数据安全。这是SoftLayer的优势。

  本报记者:你认为SoftLayer原先的客户和IBM云计算的客户有什么不同?

  Lance Crosby:我们双方的客户都是企业级的,而不是消费级的。SoftLayer云服务和IBM的云服务需要融合,SoftLayer也在和IBM一道发现云市场的新机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