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装配?不存在的!波音777飞机制造工厂,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由人力控制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5 21:20: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 读 

带着对飞行器最初的遐想,让我们走进波音位于西雅图的民用飞机制造总部Everett工厂,看看这一庞大的机械工厂,是如何通过将数百万个零件组装在一起,让它飞起来。

来源:凤凰网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工人在一架波音777飞机最后装配线上工作。


波音777是美国波音公司研制生产的双发宽体客机。1990年10月29日正式启动研制计划,1994年6月12日第1架波音777首次试飞,1995年4月19日获得欧洲联合适航证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型号合格证,1995年5月30日获准180分钟双发延程飞行,1995年5月17日首架交付用户美国联合航空。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


波音777在大小和航程上介于B767-300和B747-400之间,具有座舱布局灵活、航程范围大和不同型号能满足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的特点。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主席赫斯曼表示,目前涉及韩亚航空波音777-200型客机失事原因的所有情况都会被加以考虑。当前的调查重点可能包括客机发动机故障、驾驶员操作失误以及其它机械故障等。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证实,初步调查显示,飞机可能在降落过程中发生了电子短路,导致飞行员对飞机失去控制。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37-800 


象鸟儿一样在天空飞翔,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的梦想。为了它的实现,人们付出了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甚至许多先驱者生命的代价。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工人在组装波音777客机。


莱特兄弟是人类整个飞行梦想中间的一个坐标,1903年的振翅高飞把直立行走的人类带到了另外一个维度的世界,从此,螺丝钉,合金术,晶体管,空气动力研究以及香槟和飞行的等级制度在人类社会的蓝图中一天比一天丰富,一天比一天进步。




从莱特兄弟在美国东南的北卡罗莱纳的海岸制造出人类第一架大型飞行器开始,人类像鸟儿一样展翅在空中翱翔的图景翻开了第一页的篇章,短暂地在空中停留12秒,飞行36.5米,然后这一纪录就开始被后人不断地刷新。波音飞机制造公司在后面的一个世纪里成为了这项纪录的重要推进者。




波音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航空航天业公司,也是世界领先的民用和军用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还提供众多军用和民用支持服务,其客户分布在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就销售额而言,波音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商之一。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77。


波音创始人:威廉-爱德华-波最早建立的这家公司名为“太平洋飞行产品公司”,最初采用的是其合作公司的飞机模型,“飞翔的鸟笼”。1917年才正式更名为波音飞机制造公司。.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77。


波音公司的总部位于芝加哥,在美国境内及全球70个国家共有员工超过17万。这是一只非常多元化,人才济济且极富创新精神的队伍。员工中超过14万人拥有大学学历,其中近3.5万人拥有更高学历,他们来自全球约2,700家大学,几乎涵盖了所有商业和技术领域的专业。


波音公司非常重视发挥成千上万分布在全球供应商中的人才,他们技术娴熟,经验丰富,为波音产品与服务的成功与进步贡献着力量。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77。


波音公司也素来有着创新的传统。波音公司不断扩大产品线和服务,满足客户的最新需求,包括开发更高效的新机型,通过网络整合军事平台、防御系统和战斗机,研发先进的技术解决方案,制订创新型的客户融资方案。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37-800 。


波音与中国间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源远流长。1916年,波音聘请的第一位工程师王助来自中国,他帮助设计了波音首款获得商业成功的飞机——C型双翼机。自从王助协助波音公司创办人威廉-波音立波音之后,这间公司就一直都有华人的身影,直至现在波音总部共有一千四百位华人员工。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员工在一架波音777飞机最后装配线上工作。


40年来,波音一直是服务于中国民航运输业发展的忠实合作伙伴。1972年尼克松总统历史性的访华也将波音飞机引入了中国市场。自此,波音与中国各航空公司、航空工业界、中国民用航空局及中国政府建立了持久稳定的合作关系。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员工从一架波音777客机机身部分生产线中走出来。


波音与中国这一互惠合作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国务院表示航空业的发展依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波音预测未来20年内,中国将需要5260架新飞机,总价值达6700亿美元。藉此,中国将成为波音民用飞机最大的客户。同时,波音在中国投资巨大,而且是中国航空制造业最大的海外客户。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


如今,中国运营的所有民用喷气飞机中,超过50%是波音飞机。超过7000架飞行在世界各地的波音飞机上使用了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和组件。中国参与了所有波音机型的制造,包括737、747、767、777和最具创新意义的787梦想飞机。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工人在组装波音777客机。


波音拥有无数人类飞行史上最光辉的标签,然而,造飞机这件事的细枝末节,始终蒙有神秘的面纱。


带着对飞行器最初的遐想,让我们走进波音位于西雅图的民用飞机制造总部Everett工厂,看看这一庞大的机械工厂,是如何通过将数百万个零件组装在一起,让它飞起来。这里不只是飞机零件流水线的集合地,也是一座完成人类飞行的梦工厂。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在这座占地面积282英亩,全世界最庞大的单体建筑前,你会想到一句话“这世界上一切伟大的行动和思想,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工人在一架波音777飞机最后装配线上工作。


无论是在工厂的地面近距离地观看这些庞然大物,还是从距离地面30米的高架桥式起重机上俯瞰整个装配车间,都会给人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这里巨大的计量标尺让人类的日常生活显得渺小起来。这超大规模的生产车间,其中的每个人都是这座梦想工厂的一个零件,开足马力,为人类的飞行梦想服务。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如今的Everett工厂不只是一个生产基地而已,而简直就是一座拥有自我调控能力的城市。这里有六座相互独立的生产装配机库。每天有二万五千多名工人按三班轮流的方式在这里忙碌,每到下班的时间,甚至需要逐步疏导才能确保当地的交通路况不会拥堵。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


每天在这里同时有10-12架的飞机同时进行装配,机型包括了747,767,777和787在内的所有波音王牌机型。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装配好的飞机会从厂房巨大的门中驶出,经由波音及世界各地的订购商验证飞行后,从近在咫尺的佩恩机场起飞,交付到客户手中。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在这样高精密的尖端科技领域里,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由人力控制,由工人们将零件一块一块地装载上去的,原因是机械流水线式的生产,保证不了每一个零件都能严丝合缝地组合在一起。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77。


航天科技产业大概是目前为数不多的没有完全自动化的产业,因为这些精密设备的装载远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而其复杂程度和对技能要求的多样化是目前的自动化机器还无法完全达到的。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


这里的每一位基层工人,在开始工作前都受过3-6个月的严格训练合格后才能开始工作。每一个螺母和齿轮,每一块零件的装配都需要人脑和手眼的娴熟配合,然后经过反复的筛查。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


对熟练工人的大量需求,使波音成为在西雅图当地的最大的雇主。仅在Everett一个工厂,就雇佣了四万五千多人。在人口不多的西雅图,这个比例是相当大的。所以很多老西雅图人都会说,当波音兴盛的时候,西雅图就兴盛,当波音面临困难的时候,西雅图也会面临困难。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工人在组装波音787梦幻飞机。


每个波音公司的员工,不管是高层的管理者和决策者,还是最基层的在机舱焊接螺钉的普通员工,每个人之间都保持着相互尊重的态度,让人感觉没有等级的差异,只有分工的不同,在人格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个体,都是这部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



美国堪萨斯州,波音公司工人正在波音Wichita工厂流水线上工作,生产波音777。


在这座飞机的制造工厂,有美国人、亚裔以及各地的移民者。他们有的能决定飞行领域的未来,有的只是在流水线上重复焊接螺丝,这些围绕着飞机生活的人,有的并不知道,他们在默默成就全球人的飞行梦。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整个工厂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地工作,在这数十年如一日的工作中,支撑人们的东西除了报酬,还有对这一架架精致的庞然大物的情感投入:人们热爱他们辛勤工作造出的东西。在波音民用飞机集团747项目副总裁兼总经理的职业生活中,几乎没有完整休息日的概念,只要有客户的需求,或者有状况出现,作为高层管理者她都必须马上出现。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走在Everett工厂里,能看到的亚洲面孔并不多。西雅图本身的亚裔人口比例在美国范围内并不算少,根据2000年的调查,约为13.4%,最近十年又有较明显的增长,虽然没有办法和加州相比,但也高于美国的大多数地区。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公司777飞机制造工厂。


但在波音的基层车间里,华裔或者亚裔的比例很小,反而是对受教育程度要求较高的中层,亚裔的数量相对较高,比如像工程师和部门经理这样的职位还是能经常看到亚裔的身影。原因大概是美国的亚裔族群普遍比较重视子女教育,往往期望子女有较高学历,不太鼓励子女加入蓝领阶级。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曾经的波音公司制造飞机的标准只有两个,稳定和效率。飞行速度和油耗是主要的努力方向。但在民用航空工业日益成熟也日益竞争激烈的今天,飞行体验逐渐成为一个产品机型重要的标准和要求。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在波音民用飞机机舱内部设计总监Blake看来,机舱的内部设计则是最直接影响乘客乘坐体验的部分。机舱的内部空间构造,穹顶设计,色彩,舱内窗户的设计乃至座椅的位置、高度都是乘客体验极重要的一部分。747-8的内部设计最突出的部分就是更加宽敞合理的内部空间利用和为乘客提供更良好的视觉体验。



美国埃弗雷特,波音公司飞机组装车间。


与工程师和设计师们提供理念和施工图不同,每一架波音飞机都是由第一线工作的工程师、机舱装配线等生产线工人用他们的双手一个一个零件装配起来的。一架飞机在工厂的装配周期大约三到四个月。



美国华盛顿,探访波音工厂,记录787和777飞机最后组装过程。


当我们走入繁忙的机场,等待着人生的下一个站点的时候,记得有这么一群默默在世界的一个小角落里勤奋工作的人们,因为他们一代代的努力,让我们能在旅途中俯瞰我们栖身的大地,并安然入睡,醒来就能身在世界的另一个地点。他们共同的名字,叫造飞机的人。



美国华盛顿,波音工厂。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