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报道!来自东方的一双神奇鞋子在迪拜差点被“摸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5-11 10:45: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你累了一天,回到家里

瘫倒在沙发

这时你打开手机一款APP

你的鞋子开始根据你的指示

在你的脚掌穴位之间缓急有序地按摩

将你推入温柔的梦乡

这不是幻觉

来自浙大设计专业的几位研究生

将幻想变成了现实

↓ ↓ ↓


当地时间2017年1113日至18日,浙江大学和中国工业设计小镇设计开放大学的合作项目“ADAPSHOE”受邀参加2017年迪拜国际设计周,浙江大学成为国内四所获邀大学之一。“ADAPSHOE”取名自adaptive shoe,意为可调节可控制可适应的鞋子,其灵感来源于传统中医穴位按摩治疗,使用者可以通过手机软件“ADAPSHOE APP”调整鞋子内按摩的位置和力度。这款鞋子是在浙江大学计算机辅助产品创新设计工程中心团队姚琤老师、应放天老师的指导下,由刘馨、王品豪、刘忆洲、陈旸、Younes Saeed Bark Askool、张帆等六位浙江大学设计专业研究生合作完成的。

(ADAPSHOE)

迪拜设计周


创办于2015年的迪拜设计周(Dubai Design Week),是在阿联酋公主、迪拜文化与艺术局副主席、莫拉斯和奥迪的资助下,与迪拜设计区合作举办的,迄今虽只举办过两届,却因为独特的地缘色彩以及对于全球年轻创新力量的着力关注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今年的迪拜设计周分为全球毕业展和企业展,活动超过200项。


全球毕业展(Global Grad Show)被誉为毕业生设计与技术界的奥斯卡奖2017年的全球毕业展集合来自43 个国家的92 所大学的200 项作品,通过设计、科学与创新的结合,对下一代如何塑造未来进行设想。学生设计者来自全球范围的大学,其中包括斯坦福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美国)、皇家艺术学院(英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美国)、埃因霍温理工大学(荷兰)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等设计和创新顶尖院校。“ADAPSHOE”即为全球毕业展参展项目。

(迪拜设计展)

(团队部分成员合影)

“差点被摸秃了”的ADAPSHOE 

(迪拜展上的ADAPSHOE)

“都在摸,差点把我们的鞋子给摸秃了,”谈及迪拜展现场场景时,刘馨眼里闪过兴奋激动的光,脸上有掩不住的自豪笑容,“还有人直接问我们多少钱一双!”

 

坐在她身边的王品豪和刘忆洲也频频点头,笑着说:“当时特别后悔只印了两百多张宣传卡片的,不够用,应该多印一些来着。”

 

几人如此兴高采烈,不仅是因为观展者对这款鞋子的高度评价,更是因为参展时遇到的一个小波折——当刘馨等人克服种种技术难关、终于将鞋子带到迪拜的展厅时,他们却发现由于展览墙安置问题,原本极好的展位被换成了一个稍显偏僻的展位。

 

“我们当时想,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来看了。”刘馨这么回忆。几人有些沮丧地回酒店倒时差,然而等再次回到展厅时,他们却发现鞋子附近围了一群人,印制的介绍卡片少了一半。

 

实际上,不仅观展者对这款有着“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的鞋子十分感兴趣,迪拜设计周的主办方也认为“此款设计为人类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将人的行走潜移默化的转化为一种舒适的治疗方式,诠释了真正的设计来源于生活,服务于人类”,更有国际多家媒体、国内中央电视台对浙大学子的“ADAPSHOE”进行了报道。 

(刘馨在向观展者讲解ADAPSHOE)

(央视报道)

其实,在准备这一场台前精彩的过程中,设计团队遇见的波折远不止展位临时调换,他们为这双鞋在背后付出的也远不止“艰辛”二字可以概括。

 

谈及“ADAPSHOE”的诞生,“ADAPSHOE”负责人、浙江大学设计专业研究生刘馨首先记起的便是今年六月份,导师姚琤给了四个方向的选题,她一眼相中“健康”这个主题。又恰好之前浏览过某些运动品牌推出与穴位有关运动鞋的消息,她便将设计方向初步定为能够实现穴位按摩的鞋子“ADAPSHOE”。这个想法得到了导师的支持,方案有了雏形后,同为设计专业研究生的王品豪、刘忆洲等人又陆续参与进来。

 

题确定得很顺利,但真正着手去做时,团队却在技术方面遇到了不小的困难。“ADAPSHOE”的鞋底设置有分别对应人体肺、胃、肝和小肠的四个穴位按摩点,为提高使用者的舒适感,设计者们放弃了物理填充按摩点的方案,转而使用气泵控制按摩点的气,这也就意味着,团队需要在3.54厘米的鞋底里毫厘必算地规划,塞下气囊、气泵、开关、控制主板、蓝牙等约20个零件、一块锂电池和一根导线,更要收集大量的实验数据测试最佳压力等参数。此外,为了节省成本,团队选择AVR单片机作为主控芯片,AVR单片机稳定性较差,负责技术的刘忆洲时常在团队讨论组里的发言便是“刚才鞋又坏了!”或者“刚刚终于弄好了!”

(鞋底的零件) 

前往迪拜参展前夕,刘忆洲不慎将三极管接反,导致整个控制主板烧毁,熬了通宵,才终于在去机场的前一刻再次安装成功。担心温度影响主控芯片,他更是用保鲜膜将鞋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路捧着到达迪拜。

 

ADAPSHOE APP”的编程虽一度遇到瓶颈,但设计者们转变思路,请了兄弟院系计算机学院的外援,使得困难解决。

(ADAPSHOE APP) 

负责外观建模的王品豪也不轻松。技术重要,外观也不能忽视,团队一致认为,“鞋子要流线型、要酷,这样能够吸引眼球”。虽然宣称最终参展的是“ADAPSHOE”第一代,但其实王品豪前后建了四次模型,从最早的模型线条一点点填充丰盈,换了红白、黄白等颜色搭配,才呈现出最终的大气与质感。

(鞋子前中期的建模) 

“前中期的模型中有一款是用了最方便快捷的实体挖槽样式,但是因为丑,被我立刻丢进垃圾桶了,”王品豪表示,“鞋子建模比常做的家电要复杂很多,因为之前并没有做过鞋子,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摸索和打造空间曲线,同时还要在鞋子的实际尺寸和底下电子元件摆放之间找到平衡,但解决这些问题后,最终版建出来就很快了,也就几天的时间。”

 

与这些困难一比较,选择鞋子材质、隔三差五地从浙大玉泉校区跑到下沙的工厂催制作进度、拍摄剪辑宣传视频倒轻松了许多。

 

至于观展者“多少钱一双”的问题,团队成员的回答是“还未投入生产”。刘忆洲解释道,目前“ADAPSHOE还有一些不稳定,鞋子制造成本也有待商榷,他们接下来会尝试使用稳定性良好的集成电路替换单片机,将重点放在增强鞋子功能的稳定性上。

 

文字记者:雷思涵

今日编辑:汪程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