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鞋业的转型半径:外迁下的产业链升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6:18: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 意利智能自动化 一键关注。

老朋友】欢迎分享朋友圈。

关于我们】制鞋智能自动化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


今日头条
东莞鞋业的转型半径:外迁下的产业链升级

完善的产业链,是东莞制鞋业的核心竞争力。以此为圆心,东莞鞋业的产业链升级,在行业高度和区域广度上,不断伸展着转型的半径。



产业链升级:在转移中转型


在东莞,制鞋业以东莞西部、南部的厚街、虎门、南城为中心,高埗、寮步、沙田也有一定规模。这些地方曾经制造了全球四分之一的运动鞋。除了鞋业制造工厂之外,还聚集着设计、研发等服务业,以及皮革等上游原材料产业,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集群,变成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

然而,在硕艺鞋材总经理余贵云的记忆中,早在2008年东莞的霸主地位就已经被全球经济危机所撼动。近年来,随着国内劳动力等生产成本持续攀高,许多大型台资鞋企更是不远千里把工厂转到东南亚、非洲等劳动力更加丰富、成本更低廉的国家。而搬不到那么远的,也开始向湖南、四川、江西等传统外来务工者流出地区转移。



“也不是说一下子掉到谷底。转移的只是加工环节,但整个产业链还在。而且台资厂撤出后,给本地鞋企留下了空间。”余贵云说。在本地鞋业蓬勃发展的机会下,硕艺鞋材得以与行业共同成长,成为东莞数一数二规模的织带厂,能提供大量优质现货产品。“我们每年自主创新产品占比30%,不断冲击着国际先进水平。”他介绍道。

追求国际水平,是余贵云所在的东莞市鞋业商会下属企业共同的特性。在东莞,产业链间共同合作已经成为常态。他们在危机中抱团谋求发展,群策群力,汇聚思维。而东莞市鞋业商会正是由会长何家明组织的这样一个整体。他们通过组团到国内外鞋产地考察,优化资源配置,从而不断突破市场。

“中国鞋企不应盲目追求扩大规模,而是要在产品上下功夫。做精就能做强,做强才能做大。”经营着捷仕美鞋材的何家明认为,要走出东莞,以国际化的眼界武装自己。他不断突破自我,把一个小小的港宝做成大事业,以通过15000次压折回弹测试的顶尖水平,超越国际标准,成为PRADA和BURBERRY的独家港宝供应商。

这与许多调查报告的结果相吻合:东莞制鞋产业链在近两年的转型期中,大多数倒下的企业都是低端鞋企,在洗牌后逐渐走向高端。这个过程与高端材料、新工艺、新设计等密切相关,首当其冲的就是原材料。而想存活下来甚至抢在市场的前头,无非靠两只脚:一脚踩得快,一脚踩得准。



商会里,80后的创业青年袁跃兵就踩得挺快。他所选择的五金饰品领域是女鞋不可或缺的材料。“款式多,订单小。” 袁跃兵认为生意的难度在不断提高:“只有以更快的速度,更灵活的操作方式,开发出适应市场需求的款式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而随着川粤互动的大格局,他更是快人一步远赴四川成都,想要开辟一片新天地。

踩得准的,则是热熔胶定型布的专业制造商永正鞋材。其创始人谢香敬当年出身于知名台资企业兴昂的配套鞋材厂,是中国操作定型布机器的第一人,行业经验超过30年,能够带领团队为客户提供专业的解决方案和技术难题。“用技术品质和服务取胜市场远胜于打价格战。”他说道:“因此我们才能成为CLARKS、UGG、斯凯奇等大品牌的固定供应商。在市场下行的大趋势下,订单还能持续增长。”



制鞋设备:全球制鞋工业4.0实战


除了制鞋材料,东莞同时也是制鞋设备商的聚集地。随着制造业向高端定制、精益生产提升,高端机械装备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而在制鞋设备圈,今年最流行的话题是耐克今年的新伙伴:伟创力。我们不难发现,制鞋设备的升级灵感越来越多来源于电子元件生产设备,并遭遇后者的跨界冲击。

来自新盛展鞋机的副总经理黎志光证实了这个现象。技术出身的黎志光经常参观其他行业如电子产品的机械展,发现成熟的技术方案,并引入制鞋业进行研发改造,这样的跨界往往能带来新的应用成果。他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设备商和制鞋商应该打破壁垒,紧密沟通,才能有效地适应诸如材料变革,信息化改造等鞋业的转型升级现状。



事实上中国大陆在制鞋设备上的研发力量处于上升趋势,已经逐渐超越中国台湾、日本等地。德尔激光科技的全自动皮革彩印激光切割机就是个典型案例。“这个机台是前所未有的,属于世界首创。其将光、电、自动机械等控制手段有机结合,彻底改变了目前冲裁下料、刀模定型、图案丝印的工艺流程,多工序合为一体。”其总工程师金总介绍道。

凭借过硬的实力,成立短短两年时间,德尔激光科技就入选制鞋设备皮革切割的国家标准制定单位。而明年,德尔将有更多升级新产品面世!如他所言,自动化智能化已经是当今制鞋趋势,必须抢先占领高位。

爱玛CEO王国权就介绍了他们参与的某全球最大跨国鞋企对工业4.0的实战建设。“所有的材料从一开始就拥有了其标签信息,并在整个流程中都能进行实时信息追踪。”他说道。其实,最大的改变来自于订单模式重塑了生产模式,每个处理模块都能通过对数据的分析来形成高效的自定义生产,从剪裁到成型,从生产到仓储再到物流,真正做到点对点的处理。

而台企诚锋鞋机也在中后帮机的自动化作业上实现了卓越成效,成为亚洲唯一入选德国DESMA全自动生产流水线的配合设备商。诚锋负责人詹正群认为:“自动化生产并不是简单地买入机台就可以实现的事,还有许多观念和配备必须随之改变。” 因此诚锋不但持续进行着免费的技艺培训,还培养或联合了许多专家,为客户进行实地的咨询建议。

已经拥有整厂输出能力的鞋机品牌,能更快速适应自动化流水线的更新普及。东莞意利科技的杨崇国,他的理念是研发、生产和销售全自动化、数字化、多工位的制鞋柔性生产线“我们不但能够根据企业需求定制生产线,而且可以根据订单大小来增减机器的产能,而且能保证整条流水线的生产节拍化,有效提升资源利用率。

而台湾老牌设备商鼎圣机械,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为制鞋企业提供制鞋设备整厂规划方案。以产品开发为例,鼎圣的机械设备大部分可以根据企业的实际生产需求更改产能产量和占地面积,。同时在设备的使用过程中,增删一些设备程序,使之更贴合企业生产需求。


其实所有设备的创新都基于三个方向:提效率、自动化、高品质。”东莞鞋机商会会长王精文总结道。但他认为,中国制鞋业的投入产出比决定了自动化智能化的目标,只能通过对生产过程中部分细节的逐步升级来实现。

“针对国内制鞋厂家快频次、小批量的生产特点,新盛展通过研发柔性生产线,开发精益生产模式,来满足下游的需求。” 黎志光提到:“但我们目前主要还是面向东南亚市场,紧跟大品牌商的生产方向。”

不难理解制鞋设备商为何如此倾向于如印度、东南亚等国外市场。“以国内目前制鞋业的现状,我预估五年后才能打得开局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制鞋设备商说道。



创业新局:大而化小,小而化微


有数据显示,全球鞋业七成中高端订单在东莞接单后发散到全国各地生产。然而在这些高端订单的侧畔,许多微小的生力军也顽强地努力着。比如晚上时出现在由曾令基创办的艺立鞋校教室里的学员。

作为兴昂鞋厂的版师,曾令基在2000年时因为朋友们的需求,开设了一个制鞋培训班,并慢慢发展成了后来的艺立鞋校。他不仅引进了多位尽心尽责的老师,也从兴昂鞋厂出来全心办校。自成立以来,艺立已经培育5000多人走上岗位,并与众多鞋厂及人才市场达成深度合作。



“08年以前,这里的学生大多输送到了台资鞋厂,而2008年后随着台资厂撤离,学生们选择了回乡办厂、个人创业、经营电商渠道等各种新出路。”从曾令基的介绍里,侧面反应出珠三角地区制鞋业的变迁。随着产业的不断转移与分散,艺立也希望能开设更多的分点,把他们的办校模式复制到更多的鞋业产地。

“大企业车间的生产线已经日渐饱满。我们要自己创造客户,这样企业才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经营着陆鑫特种机的詹明则研发出了一套“无胶微型生产线”,可以卖给没做过鞋的个人和单位,一个人也能开鞋厂或实现前店后后厂的定制模式。客户买了陆鑫这条微型生产线,只要选好款式,从陆鑫购买相关材料,就可以在家开鞋厂,十双或二十双,数量不限。这种模式可以在全国大量复制。

“对于东莞来说,以前是因为鞋厂规模大管理先进文明,而现在只是把工序分散,由月亮变为很多星星。这些星星,很多就是以前从事本行业的人在操作或创业。”王国权认为这同样是订单模式所带来的改变,而这些小型的鞋服加工厂,可以更加灵活的姿态不断求变、尝试。



针对这些群体,第三方的服务机构也应用而生。中鼎检测所擅长的就是为中小型外贸企业提供个性化的检测方案,快速灵活地响应各国家及地区日益变化的法规和顾客日益提高的品质要求。“为了让客户得到最新的技术交流和资源共享,我们会定期推送最新的法规资讯,并提供免费的技术培训等增值服务。”中鼎检测的邝家驹经理介绍道。

但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对财务进行预算和管理。想要打造“中国鞋用水性胶第一品牌”的南欣化工总经理周文武认为,跑马圈地的野蛮时代早已过去,鞋企老板们急需明晰财务管控和自我定位。“对我们自己而言也是如此,全世界鞋用胶水的市场天花板就三百个亿,但充斥着无数的竞争对手。如何找到自我定位和盈利模式,就是胜出的关键。”

意利智能 意在双赢,利在永恒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