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从极品博士导师手下逃脱的【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1 13:18: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的对象是极品 ID:jp121212

各种吐槽段子,网络热门讨论帖通通扒出来。关注我就对了!

【接上文】

讨论:5个样本全部成活,证明这种管理模式不会引起博士生的非正常死亡,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各位导师还可以继续挖掘管理方面的下限;本研究过程中未发现有博士生出现衣不遮体、面黄肌瘦的现象,说明每个月200元的生活费用完全可以满足博士生的日常生活需要,略有差额他们可以通过家庭朋友富裕资金中代偿过来。中途有一名博士生退学,在校长、导师办公室、学位办、研究生处表现极为剧烈的神经症状长达15D之久,影响及其恶劣,幸亏我们高素质的经验丰富的导师、校长、各级办公人员假装没有看见,防止了他神经器官的进一步恶化,经专家诊断为延期毕业提前恐慌症,可以剔除该数据对博士生淘汰率的影响,修正后的淘汰率为0%。完成实验得分其中按时毕业的两位博士生得分均为5分,而不能按时毕业的得分分别为25、35、35两组数据差异极显著(P<0.01),由此可见完成实验个数与是否按时毕业密切相关,且分数的值与毕业情况负相关,即得分越高越难毕业。指导硕士生数量和实验室贡献两个指标也是如此指导硕士越多越难毕业,尤其是三个未能按时毕业的样本在与导师关系这一项得分均是13,这可能就是“十三点”的由来吧。而与导师之间的关系呈现出正相关,分数越高按时毕业几率越大,其中同学2因年龄过大,在制作辱骂动物模型过程中多出现昏迷情况,为了不影响实验对象存活率导师法外开恩,安排毕业,这一点体现了我们教育系统的人性化管理。因学校和教育部的WBD们规定论文直接挂钩,所以没有完成论文不能按时毕业。 

综上所叙,博士生的延期毕业与导师之间的关系和按时毕业正相关;实验完成个数、指导研究生数量与按时毕业负相关;为实验室做贡献、论文完成是按时毕业的必要条件。

  从以上的实验报告分析来看,我最大的错误是活干的太多了,第二错误是和博导的关系太僵了。这两个问题都不能挽回,不可能把以前干的活全部抹掉,也不能天天泡博导办公室背背山,当时如果能毕业的话我估计会答应的,所以大家不要鄙视潜规则上位的女优们,人都是逼出来的。
  只能另辟他路,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一个噩耗,一个伙计在博导电脑上看见的实验规划上在2009年还有我的名字,做的是另外一个课题,就是我报考时候准备做的那个课题,并且博导准备让我以那个课题毕业答辩。当时我就是一个字:不相信!通过内线拿到了纸质的文件,黑纸白字铁板钉钉的东西再次震撼了我那幼小的心灵(吐一下先!)。
  这样看来博导留我干活是肯定了,退学的话父母承受不了,我是高智商阿,要想办法阿,如是就开始了和博导的抗挣过程。
  前提交代完毕,正式开始8我是如何逃脱的,有很多失败的案例,只有一次有成功经验,成功以后我就越狱了,不知道对还在牢中的xdjms有没有用

第一回合 勤劳的小蜜蜂
  前面都看过了 总结一下
  方法:妄想以勤恳的劳动换来幸福的果实
  结果:博导完胜
  评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不智
  推荐使用指数:0
  
  
  第二回合 弑师
  当我看到试验计划以后,才知道敌人有多凶残,那个飘落的烟蒂已经代替我死过一回,我不能再死了,要死只能死博导,前面有个弟兄说才1年的时间,没有比较搞这么大的动静,举个例子,去年碰见一个比我早毕业4年的师姐,提起实验室的事已为人母的她还嚎啕大哭,别人还以为时我在骚扰她。那个地方毕业的学生没有再回去的,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杀博导的想法是一个消息激发的,当时有一个硕士同学的导师去世,他们学校安排他转入另外一个导师门下,跟随着新导师的学生正常毕业答辩,调查了学校的资料显示,学业过程中导师去世的学生都会按时顺利毕业,这个事情让我兴奋不已。如何让我的博导也去世呢?他地位还可以,出差的时候有司机,制造交通意外?那只是电影上的艺术处理罢了,一下撞不死还要拿刀割喉,成本高、风险大、成功率底。
  雇凶杀人和这个是一样,估计会因为付不起佣金被杀手一起干掉。
  穷学生只能自己动手,一并参与规划的还有另外两个兄弟,都是跟着我做实验的硕士,他们没有和博导不共戴天,纯属友情客串的角色,都是动作电影看多了,想找一个地方试验一下的。
  懂得解剖结构的话杀一个人很容易,麻烦的是后处理工作1 目击者处理 2尸体处理 3不在场证据4凶器处理5痕迹消除
  目击者包括人、摄像头,博导每天回家很晚,有时候会连续出差几天不回家,他爱人(我们都很尊敬的一个学者)都不知道他晚上住哪里,这样的话就大大减少了外人出现几率,在他回家的路上和门口各有一个摄像头,门卫那个只能摄像不能储存,所有的空间都被门卫考上电影了。回家路上哪一个是一个固定的摄像头,一直没找到主机的位置

在这同时开始准备现场,刀具,制定方案
  尸体的处理 焚烧,时间太长,100多斤没有专业的设备需要10个小时以上(不能理解的同志可以把鸡腿放在煤气灶上处理一下)放弃;分割抛尸,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做法,有组织残块很容易对比DNA确定尸源,还可以根据碎块的大小、刀口切面推断出操刀者的体型力量,放弃;掘地深埋,需要工作量很大,我们只有三个人,放弃。实际上能给的时间就是一个晚上,下班以后到早上6:30必须处理干净(保洁人员6:30开工,并且如果第二天有人发现博导联系不上可能会开始寻找)。最终选择了NaOH(氢氧化钠)处理的方法,原因如下:1 NaOH能将DNA分子完全破坏,增加比对尸源的难度(毛发焚烧处理),2 NaOH处理的数度相当快,3 NaOH处理完的脂肪、肌肉、皮肤完全是可溶物质,可以从下水道冲走

骨骼的处理准备的是Hcl(盐酸)+ NaOH的方式,这样处理除关节、头骨以外的骨组织。
  现场的准备 实验室是按照GMP生产车间的标准建立的,墙壁为铝合金,地面地板砖,这两样东西都不是整块的,在两块交接之间有缝隙,出现喷溅血液时会在缝隙里有残留,很容易被发现第一作案现场,杀人的目的是为了毕业,不能保存自己的牺牲没有必要。参照CIA的“安全屋”思路,可以在实验室内搭建一个“安全屋”用聚乙烯薄膜完全将计划扑杀区域封闭,处理完尸体以后可以将薄膜揭下连同衣物一起焚烧(实验室有焚烧动物尸体锅炉,我基本每天都要处理大鼠尸体,焚烧东西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刀具选择的是手术刀和我收藏的一把格斗刀,格斗刀用来分割四肢、头部、躯干,手术刀用来打开关节,这两样是我们最熟悉的刀具,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同时这两种道具都是全金属结构,可以高温处理,以防止刀具上残留微量组织被发现。攻击武器受马前辈的影响一致投票选择石工锤,操作方便、携带隐蔽、出血少、不会有鲜血四溅的场景、直接攻击脑部破坏神经,不会出现痉挛挣扎的现象(杀过鸡的同学都知道什么是痉挛挣扎),易于后期分割。
  痕迹的处理主要是搏杀过程中残留的血迹、刺杀后的分泌物、分割时残留的碎屑,同学会说考虑的太多,看看李昌钰的传记就知道现在的法医有多厉害,博导失踪以后我绝对是第一怀疑对象,不能在细节上把自己葬送了,况且还有两个弟兄。

然后就开始制定方案,初步设计是装好安全屋,下班以后弟兄1以看实验结果的名义叫博导到实验室,弟兄2在安全屋最里面持刀做杀气腾腾状,我隐于门后持石工锤,当博导看见持刀难定会向后退,弟兄1后背推之,因实验室门是向右开,博导必定向左转,暴露后背,我暴起,以锤及其8~12胸椎(这地方最突出,俗称后心),至其下肢麻痹倒地,辱骂之,随即以锤及其首致死(下面是当时的草图)。然后分割,肌肉、脂肪、内脏等软组织切丝泡于NaOH溶液中溶化,冲入下水道,骨组织粉碎后酸碱处理。全部处理以后剩余关节、头骨碎片连带衣物随身物品一并与安全屋打包焚烧处理,过程中所有的击杀动作由我完成(以承担事发后的责任)。后期的口供,一击未成后的后续解决方案都一一制定,还有被发现后的供词都制定了详细的方案。这些东西流落江湖还是不太好,就不拿给大家看了。
  古语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我们也害怕是这样的结果。理科的学生最擅长的就是试验,为了验证试验计划是否周密,是否会有遗漏步骤,设计了一个实验。

击杀示意图

  猪的体脂肪,估个数量基本与人一致,找了以前的弟兄弄了一头50斤左右的小猪,挑选了一个博导不在家的日子,开始了第一次预实验,开始弄进实验室安全屋的时候的转身动作和我们料想的一样,第一槌落下的时候一声杀猪般的叫声响遍了夜空,没有像预料的一样后肢麻痹,而是疯狂的逃串,弟兄1体现了彪悍的本色以标准的相扑动作把猪压在身下,我拿过弟兄2的刀补了将近20刀才消停下来,整个内脏都捅烂了。然后按部就班的分割,溶解、酸碱处理、焚烧基本上在4个小时完成。
  第二天在实验室地面紫外线检出一出血液痕迹;三个人头发中均有血迹和碎肉;鞋底均有血迹;指甲缝中有血迹,每处的血迹和碎肉量均在可以检出DNA范围以上;其他墙面、水池、粉碎机、刀具均未发现生物组织残留;焚烧炉中有几颗牙齿残留。其中地面血迹是猪在挣扎过程中蹄子划破地面薄膜所致,其他血迹均是分割过程中带出来的。
  改进方案1在地面铺一层纸箱纸再覆盖薄膜 2 具体实施时均着手术服装、手套 3 牙齿单独取出酸化处理DNA后分别粉碎冲走。
  
  在这期间三个人全身心的投入到设计当中,对我来说博导的失踪=我能毕业,几个人在实验室不停的讨论方案,修改每一步细节,尤其是击杀环节精确到步,分解每一个动作,像我们军训时分解正步走一样,1、2、3、4、5、6三个人喊着口令配合每一个动作,看过《猎杀》的伙计可能会体会到我们当时的情景。整个过程考虑的都是如何完美击杀,如何杜绝生物痕迹,所有以前学的东西都利用起来。那个时候完全就没有考虑到法律和家庭的责任,每一个人都感觉击杀博导完全的合情合理,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是一件天地良心的事,那个环境造就了这种心理,说不定现在实验室还有在磨刀的弟兄。

  弟兄2手舞足蹈的跑过来说路上摄像头坏了,我们专门过去了一趟,标志性的红色LED灯不灭了。正是风高月黑、行人稀疏、博导办公室的灯亮着,三个人分别给媳妇打了电话说要加班,晚上不接电话,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开始安装安全屋,熟练的贴好了薄膜,坐在地上等着下班的时间。
  拿无水酒精和1%碳酸氢钠按照1:1的比例调和了壮行酒(酒量小的不要轻易尝试这个上头相当的快,酒量大的可以试验一下相当的过瘾),每个人脸都红扑扑的,碳酸氢钠被胃酸分解释放的二氧化碳携带着酒精蒸汽变成一个又一个嗝打出来,神经高度兴奋,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这个东西有短时间的兴奋剂作用),弟兄1准备去叫人。
  
  看着他们满脸期待的表情,这两个弟兄都是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完全没有踏入过社会,一脸的稚气还没有脱去,帮我做这件事完全是一种盲目的冲动。他们在没有兄长的陪同的环境下(一胎制)长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大哥的庇护,带着匪气的我出现正好满足了他们心里面的这种隐性需求,盲从他们大哥的指导,我这样做是否合适?

  第二回合 弑师
    方法:以导师的失踪换来我的毕业
    结果:计划终止
    评价:大胆设计 方案可行
    推荐使用指数:强烈不推荐
  

  第三回合 釜底抽薪
   放弃搏杀计划以后已经接近暑假,原来没有确定延期毕业的时候每天诚惶诚恐的,现在反而没有感觉,只是在操心半年以后是不是继续延期的问题,毕竟博导的试验计划上2009年我才能开始做自己毕业论文上的东西(我05年入学)。
   很多以前的同学开始询问毕业的问题,以前业务上的朋友隔三差五的来喝酒。那时候我已经爱上了喝酒,在那种混混沉沉的时刻只有快乐的事情才能想起来,喝道畅快之处也会引吭高歌,甩开膀子起舞,周围地摊人人侧目:又是那个老师的学生毕不了业了!朋友们也不避讳,大声喊:就你这吊样还像按时毕业!我是老师100年也不放你!还JB当博士!口水都流裤裆上去了!大家看看啊这里有一个冒充博士的SB啊.....,烧烤摊的忙出来解释:搞艺术的学生阿,大家别在意,該吃吃该喝喝阿。MBD老子是学医的的,MB的老子会号脉,MB的老子纯爷们,MB的老子脱裤子给你看,一帮子朋友手忙脚乱的扑上来按住。
   大概在喝酒后1周多的时间吧,一个朋友打电话过来了,你的事我帮你办了,过两天那狗日的就放你走了,你等着看吧,我满头雾水。一周以后的送别毕业生的聚会我明白了,博导的儿子手上缠着绷带,脸上还有不少伤痕,我立即明白朋友说的”办了“是什么意思。
   博导是典型的老来得子,以前父子关系处理的相当僵硬,基本上没有对话,老子一回家儿子立马走人,儿子谈恋爱以后父子关系改观了很多,儿子在去另外一个学校读硕士之前还在实验室做过一段课题,他参加聚会是来送他做实验一起的几个硕士。儿子长的柔柔弱弱,在国外长大,国内上的中学,中文说的不是太利索,一天到晚挽着着女朋友做小鸟依人状。狠乌及屋吧,大家都很鄙视他,出去转了两年连中文国画都忘了,不是有个好老子你妈的连初中都考不上,也很鄙视他女朋友,攀高枝。
   聚会开始时博导得意洋洋的介绍儿子给大家,把大家介绍给儿子(还有很多儿子不认识的),儿子做的课题和我十万八千里,所以也没有跟过我,和我只是见过叫不上名 ,儿子挨个打招呼,介绍到我的时候格外看了看。
   席间有人问儿子手上伤,小两口立即绘声绘色讲起爬山遇险的故事,如果不是多年挨打的经验告诉我什么是擦伤什么是瘀伤我还真的相信儿子的谎言了,博导还叹气说现在的孩子就喜欢冒险。
   我在厕所堵住儿子:“为什么不说出来?”,儿子看着我一笑:“都是当儿子吗,呵呵”,我丢给他一支烟:”痛不痛啊?”他伸过脑袋点上:“还行,当时有点受不了”然后相识无语,我拍拍儿子的肩膀“对不起啊”“我也挺对不起的”
   MB的如果在另外一个场合相逢我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

  番外篇
   延期以后学校就不再发生活补助了,生活一天比一天难过,一个饲料厂的老板打电话找我去做服务,说是朋友介绍的,我说很多年不做这个了,他说没问题它可以晚上来接我早上再送我到实验室,我当时真的很缺钱,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基本上每个月或者半个月的那个老板过来接我到场子转悠一圈,老板拿出一些不关痛痒的问题,我也马马虎虎的解决,每次封的红包不多也不少,基本够我继续用烟酒糟践自己。直到我离开实验室前几天那个老板过来请我吃饭,说是前是我另外一个朋友给的,怕直接给我我死要面子不要,他看着这一棒子人的感情又添了一点。为什么我碰见的都是好人呢?

  第三回合 釜底抽薪
      方法:用亲情打动博导
      结果:败于亲情
      评价:古惑仔都知道:祸不及家人 我真的很垃圾,坏蛋的家人不一定是坏人。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推荐使用指数:强烈不推荐

  番外篇2(一个同是博士的朋友写的,经同意转载的)
  一个卤鸡蛋
    18:10老P从食堂里出来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刚才的饱感立即减缓不少,胃瘪了一些。他妈的食堂的拉面太实惠了除汤多点没有什么毛病。
    习惯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靠!2个未接电话1个短信,看看先,老板打得!还发一短信 “?”老板不太会用手机拼音每次都是用符号代替。
    靠!我奔。
     靠!奔的太快肚子里面像骆驼祥子一样咣咣响,NND拉面汤喝多了。要不是对面的几个小P孩吃饭太浪费老P能提前几分钟搞定这顿晚饭的,现在的孩子呀!没 有挨过饿,卤鸡蛋咬了一口就丢桌上,他妈的我要是有500万老子买卤鸡蛋砸死他,我有500万吗?老P摇摇脑袋差点碰树上。其实自己也不比他们大几岁。
     18:15老板在实验室里等着:“我下午在系领导那里给你争取了一个名额,今年的机会还不错博士毕业还有房子估计明年就没了。你抓紧一点,争取能按时毕 业。前面做得不错,我看这样今天晚上就再辛苦一下加一个班,再增加一个梯度组看看结果。这样试验就算圆满了你就可以安心写你的毕业论文。还有。。。”
    18:16:31跃马长城的音乐响起来,他妈的好手机就是比自己的诺基亚1100好,老P刚才还以为是自己没有关电脑呢。老板接通电话:“嗯嗯嗯嗯,我在和学生讨论问题,要晚一些过去,好好好好的,再见”

  8:16:59“这些俗务不去搭理还不行,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我到现在这个位子不好办呀,下一届就我不再干了,把这个位置让给你们。刚才说到哪 了?-- 对!加一个梯度组,辛苦一下,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要在枯燥的实验过程中发现乐趣,我现在真想能和你们一样坐下来好好的做做实验,唉,时间不等人呀,将 来的世界还是你们年轻人的。用12只大鼠,试验纪录上写48只,经费超不少,难呀。对了你那个药物动力学的文章我改过了,上次来得那个李厅长说缺一篇 SCI文章,我帮你交过去了,他打头你是第二作者,我放第三就可以了,你以后工作申请课题有这层关系会方便得多。”手机又响了起来。“那就这样说,忙得没 有办法。下一届我就辞职不干,明天下午我来看结果好吧,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重复应该没有问题。好!哪行,我先走了,明天下午我2点过来。再见,对了,这个实 验完了我想法给你弄个贫困助学金,和去年一样300块的,现在实验室经费也不多。”“喂!好好,知道了,我已经上车了,恒鑫源是吧?好的,10分钟。”18:23听见恒鑫源三个字老P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胃里面又空了不少。上个月老板带一帮弟子到恒鑫源打牙祭老P风卷残云的干掉7份米饭被服务小姐惊为天 人,毕竟来这里吃饭的不是大款就是政要,吃的下饭的没有几个。靠!那服务员MM长得真他妈的H,老P吞了一大口口水。靠!有点饿,要是刚才在吃个卤鸡蛋就 好了,他妈的咋老是想卤鸡蛋,没出息!干活。

  第四回合 围魏救赵
  
  参加元旦答辩必须在10月中旬交上论文,然后盲审,然后才能开始准备答辩,也就是说如果我不能在10月交上论文,延期的就是1年!
  细胞还剩三种,一直在拖拖拉拉的做着,博导一直不让赶时间,中间的小课题也没有间断过。这时候从博导处传来消息要留我在实验室工作,我当时就疯了,实验室的老师们跑的跑,调离的调离,都是和博导无法相处。实验室账面上的人很多,其实就博导一个光杆司令,博导有一个特点,只要在他能当家的地方他就是皇帝,在他不能当家的地方就是孙子。
  留在这个实验室还不如死了,这种情况下一般需要高人指点,高人的意见是找高层从上面压一下,高层也找到了,也很给力,准备专门去一趟找博导,不过他的一句话让我凉到了脚脖子:“他这个人我了解,我去说有两个结果1他买我的面子,放你走了,皆大欢喜。2他拿个理由搪塞,我也不能拿着他的手去给你签字,这样就把事情挑明了,你到什么时候毕业就不好说。”最后高层还是去了不过没有直接说,只是吃饭的时候把我叫去陪酒,表明了关系,博导态度两可。
  高层劝我:还是从了吧,答应留下,回头再找个机会直接把你调出就是了,这个思路我能接受。
  我要做的就是给博导传达这个意思,我们给博导讨论私人问题的时候不能直接当面汇报,博导和我们直接交流是需要记录的。好像两个中美谈判以前悄悄的过来个基辛格打个前站,定一下谈判的基调。原来我们和博导之间的基辛格是同学1,现在的代理人是一个师妹,代理人和基辛格的任务就是把我们的想法传递给博导(不管你是否同意),再把博导的意见传递给我们(有筛选的传递)。
   及时隐晦的把准备留校的消息传递给代理人,当时代理人的脸色不好看,我没注意到这一点,最后才知道这个代理人才是关键点,像黑客帝国的那个key一样。两天以后博导的脸色开始变好,居然在集体汇报的时候点名表扬一次,受宠若惊,这种待遇以前只有基辛格和代理人有。
   抽出点空间解释一下代理人的地位,实验室做实验以后会得到大量的数据(一个实验有10多万组数据),很多数据都有可能影响试验结果,所以要分析这些数据之间的关系。从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理出和结果有关的东西,靠人脑已经不行了需要靠电脑,我原来写过一个软件,需要把实验室所有的电脑并联分析,还时常到物理系借小型机,运算的误差还比较大,毕竟是半路出家水平有限。后来发现国外有一个软件,普通的PC就可以运转,并且误差很小,联系以后才知道每装一台机子需要8000美元,当时发过来试用版的,博导说如果能把这个东西搞定(不想出钱),要奖励若干现金,我当时为了表现急于向博导靠拢,积极表示效忠,表示我要留实验室工作,就通过代理人揽下这个活,和一个师弟花了2天3夜破解了试用版,并且破解软家公司的服务器,把数据库下载下来,也就是说实验室可以无限制的安装使用这个软件,博导通过代理人向大家传达他很欣慰,要奖励,奖金很少:3000三个人分,分的比例很有趣,代理人1500,我和师弟各750,理由是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多,是代理人发现的我们,所以要多拿钱。
   博导安排实验的进度加快了很多,侧面表示我可以拿以前做的东西写论文了,准备元旦的答辩,各种毕业表格也开始正常签字,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9月底。突然发现博导的态度变了,有问题!当时也没有考虑到这么多,只想着赶快写完论文交去盲审。博导突然通知,以前的实验不适合当毕业论文,如果写论文需要再立题目,前面说过10月中旬就要交论文,天又塌了!
   找高人分析,3、4个高人分析结果是问题在代理人身上,留实验室的人不多,我在学生里面的威信还可以,相邻实验室老师的关系也处理不错、能做实验、能带队伍、能处理外界关系,如果能在实验室忍气吞声几年,有可能在实验室直接和博导对话的权利。别人不愿意留实验室代理人可是愿意留的阿,也就是说我也被代理人视为潜在的威胁对象,她直接可以和博导对话,所以想毕业必须得过她这一关!
   开始向代理人靠近,聊理想聊未来聊工作,她问将来我干什么,我说原来还想着去我媳妇单位上班,现在毕业延期,黄了,如果早点能毕业就出去打工,在朝后拖拖的话就和社会脱钩太久,只能留实验室了,到时候要和你公事,咱们师兄妹在一起还需要你多照顾啊,聊了几天,博导的态度又变的缓和一些,又在会议上表扬了我一次,说是可以考虑毕业论文的问题, 死缠烂打以后博导随意拿以前实验中的一个题目给命名我新的博士论文题目,当时是10月3日的深夜。
   我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一次的实验都顺手写成文章的格式,这个习惯救了我的命,把新论文题目相关的东西都拿出来,结果汇总。找来我带的硕士生,把论文分解开,我负责前言和讨论,他们负责实验数据、实验过程、图表制作、文章格式、参考文献等纯体力活。
   把铺盖卷到实验室,白天完成博导的课题,晚上敲论文,博导也可能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什么不对,不过他没有想到我能在短期之内能搞定论文,我的博士同学里面最快的是20天写完的。我只有12天的时间,这几天博导不停的找我办一些杂事,像图片设计、做个小手术什么的,反正就是没让白天闲着。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蹲在椅子上敲文章,困了就用田大膀的方法睡一会儿,白天把头一天写的东西打印出来在实验间隙朗读发现其中的错误(这一点非常好使,赶论文的同学可以试验一下),第10天的时候博导说你这样赶出来没用,我不给你修改你过不了盲审的,交稿当天的上午全部搞定,交给了博导,
  他看了一眼:你这样不行,拿去盲审肯定通过不了,看你累成这样我就不负责任一次吧,给你签个字。这句话是三年多以来博导说的最好听的一句话,我都很不得上去抱着他舌吻。
  
   拿着博导龙飞凤舞的论文出门以后就按着高人的指点关掉手机,狂奔向研究生处,高人层安排好的研究生处的一个远房师兄等在门口,迅速密封入档。这时才敢打开手机,5个未接电话:全是导师的。打回去:你在哪里?哦,已经交过了?哦,你叫处里的人接电话,哦,已经入档了?哦,挂了
  
   各位想逃离的xdjms要注意这一点,只要论文能送到研究生处盲审他就不会再追回来了,这好象是他们之间的规则,同时只要论文去盲审就和导师没有了关系,一切就可以上程序,学校就开始准备做你的毕业证学位证,但是在没送审议前导师时候是可以生杀予夺的。

  第五回合 积德
   前面也有同学说盲审没有通过,我也回答了盲审有潜规则,第一层潜规则是,论文送审以后导师会给研究生处打招呼,要求将这几篇论文送到那几个导师处,推荐几个自己熟悉的导师,然后研究室处在限定范围之内选择三个人送审,这样就不会不过。第二层潜规则是自己到研究生处问道自己的论文送到哪里去了,然后找审稿人进行第三层潜规则(强烈推荐找他们身边的人去说一下就好,没有必要花钱,打个招呼即可,自己直接去找很有可能会死掉)。两层潜规则以后,好通过的审稿人都被潜规则选走了,剩下的都是要求严厉的老师了,除非你的论文很过硬,否则你会死在潜规则之下。师姐就是盲审的时候导师答应帮忙潜规则却灭有办,然后被灭掉了。
   说了这么多以后可能会有圣母说这样不好,我的看法是整个社会都在抄近路,你却死定着拐弯是不是有点SB?只要不违背良心,不去害人,不违法耍点小手段把本来要成功的事再加固一把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的第一层潜规则使不能指望了,第二层潜规则可以操作,我不是有一个远房师兄在研究生处吗,三天两头的电话,开始说还没有送走,后来说送走了不知道在哪里。高人问我潜规则没有,我说自家弟兄还用干这个,高人说就是你亲爹这个事你也得潜规则,处男PC时小姐都要给封个红包,这叫行规。急忙表示受教匪浅。
  打探潜规则的数目要多少
  高人说自家弟兄不好收钱
  一顿饭而已
  顿饭而已
  饭而已
  而已
  已
  
  前面的妹妹看见没有?就这么简单,行有行规的。
  
  一篇论文在学校本部,不用考虑了,就那几个关系不错的老师,大家都很同情我,以前他们叫我帮忙的时候我都没有推辞过,都是以前积累下来的关系,什么叫积德?这就是积德!我很自信,没有去潜规则,两方面的自信,1论文质量不错,这两年我的文章没少给博导拿出去潜规则,这篇是自己的,没有听说那个建筑商的房子是王八蛋工程吧?反正知道博导不会看我的文章,我把能用的数据全附上了,一个观点用一大堆的实验论证,都是真材实料阿,没有见过这样浪费实验的。2 我相信积德!
  
  一篇论文在武汉,找到关系以后那个老师说联系晚了,已经发回去了,研究方向不同,看不懂,看看文章格式标点符号没有问题就给了个良好。所以说盲审基本上是个摆设,说实话自己一个实验室的伙计看对方的论文都有些雾水,何况外人,再一个那个专家有大把的时间去把你的论文搞懂,顶多是看看前言和讨论,所以这两部分一定要好好写。在这里感谢一下打印部老板兄妹两,素不相识,给我改了半夜的格式,没有半句怨言。
  
  一篇论文去了北大研究生院,那边再重新分配一次,潜规则也不知道去哪个老师手里了,三篇有一个不通过就不能答辩。我一直很尊重老人,07年一个学术会议的时候碰见过一个老先生,白发苍苍,学生不在身边,我帮忙提包找座位,上电梯什么的折腾到他的学生过来,老先生很感激。知道11月份这边开学术会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老先生是我们行业的鼻祖级人物,老先生记性很好一直对博导夸我有礼貌,会议休息的时候老先生问我:你们导师是不是有个学生今年毕业啊?我说是啊,就是我。老先生看看我说哦哦,小伙子不错不错,你知不知道你的盲审通过了?我眼泪哗哗的出来了。
   什么叫积德?这就是积德!

  第六回合 他山之石
   盲审通过的消息没有敢告诉父母,我怕的是极大的喜悦后的极大失望,小范围的通知了一下媳妇,和几个跟着我的小兄弟悄悄的庆祝了一把,7个人喝了12斤二锅头,我只记得是我结的帐,第二天早上发现屋子里睡了一大群人,弟兄们一个也不少,满屋子都是腿,每个人都带着伤,有清醒点的记得好像是打过架,好像是赢了。博导得知盲审结果的时候愣了半天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恭喜你了。
   剩下的事就很简单,细胞已经分离完了,集体总结汇报的时候把以前的实验和试验中一些照片,还有很多的花絮放在一起做了个PPT,汇报的时候我说了一句:我们终于完成了!在泪光中一页一页的翻完幻灯片,台下有人抽泣,插干眼泪一看,是博导!靠!
   博导说他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们大家有幸共同见证了这个时刻,很多年以后学术界会讨论这次汇报,这次的汇报是划时代的,以后的生物学将由我们来写!你们很幸运,因为参见这次汇报你们会被记入历史,这次汇报是生物学上的布鲁塞尔索尔维会议,为了纪念这个时刻建议大家合影留念。
   博导很不幸,他的课题方向是一个钻进牛角尖的红酒塞,我的三年的努力结果是在这个瓶塞的屁股上狠狠的敲了一锤子,本来可以退回来的塞子长驱直入的顶到了最里面。

  论文答辩的最后期限是12月18日,10日的时候博导安排我停止实验,可以准备答辩。电话通知了父母,电话里老妈欣喜若狂的声音像一个小姑娘,我很欣慰。
   12日老板失踪!问了几个师弟,都说不是他们干的,扒扒原来那一套东西还在,莫非是另有高手?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啊。代理人传来消息,博导临时有事出差,最近的各色人等自行安排。
   博士答辩需要请7个以上的委员,其中5个以上是教授,5个以上是外校导师,还有6天我到哪里去找人? 能想到的办法只有打别人的便车,学院正好有两个老师的学生答辩找了关系,潜规则以后编入了答辩队伍。我被排在第一个,很搞笑的场面出现了,我的专业和评委的相差太远,他们不知到我讲的什么,问了几个小问题。倒是媳妇被吓了半死,评委念答辩决议时有一个“但是”,媳妇当时差点昏过去,手脚冰凉。
   几年的辛苦就以这样闹剧结束,答辩后博导又出现了,当时我还有一篇文章是接受状态,学校要求的是“已发表”所以我还不能拿到学位证,那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博导,也就是说在发表以前他都有权利修改后面的作者,我暂时还不能离开。
   博导开始给我商量,要求把我以前的外科技术那一块实验完成,我爽快地答应留实验室干几年,博导爽快的答应给我每月5000的“高薪”,在爽朗笑声中的都知道对方的谎言。
   安排了代理人和一个新招的硕士跟我学习外科技术,说实话外科这个东西第一靠的是天赋,第二第三还是天赋,没有天赋的人20来岁的时候刻苦努力上几年有可能摸出点门道,派来学习的两个人不能说是资质驽钝也差不多,一个还没有玩够的新鲜硕士,一个七八年前是20来岁的代理人,出奇的是代理人一学就会,很多的基本功直接要求我跳跃着前进,我也明白博导是想想榨干我这点东西就赶走了。就把以前学外科时候的一些心得打印了一份交了上去,另外汇报了一下代理人的学习进度。不到一周的时间,博导叫到办公室,拿着我的心得痛心疾首:教了你这么久,连个总结都写不好,实验室不准备培养你了,你走吧。我说我的文章呢?博导说:我也不是你的保姆。
   把早已打包好的的行李和实验手稿装上车,离开了我呆了几年的实验室,
  三年前我满头黑发
  现在我半秃半白
  三年前我踌躇满怀
  现在我只想回家
  …....
  
  来实验室时170來斤,肌肉虬结,走的时候200多斤,高血压、高血脂、失眠脱发、牙齿焦黄.....
  
  后来就是春节,父母高兴的不知道如何睡觉了, 年夜饭后打了很多的礼花,和老爹喝了很多酒,出奇的两个人都没有喝醉。
  
  再后来就是文章发表了果然没有我的名字,我也开始发表文章,博导宣称要告我剽窃,我寄了一张复印的原始手稿给他,他不吭声了,我又发表了一篇,他没吭,我又把他准备发SCI的一篇文章发在《##省畜牧兽医》上,他哭了!
  
  再再后来我修复了半年身体以后到了外省一家公司面试,年轻的总裁问我
  为什么选我们这个小公司?
  大公司也是从小公司过来的
  你的博士专业和我们的方向不太一致啊
  我扒拉扒简历:高中文凭没有专业吧
  车间么?有一个新员工去报到
  有工作服吗?
  有
  
  
  再再再后来我和媳妇结婚了,裸婚,很简单。
  再再再再后来就是老套的升职再升职再升职,公司档案里还是那个高中的毕业证,上面有个一脸稚气的我,学位证和毕业证一直在学校里面,我没有去领,我已经不需要了。有些东西经历过就可以了,爬上了珠峰不一定要拍照留念,自己知道自己去过就可以了。
  再再再再再后来媳妇辞去工作,搬到我工作的地方,我们天天腻歪在一起。(内容源自网络)

全文完【点击阅读原文收看更多精彩热帖--八一八我遇到过的最极品的初中女生!】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