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太阳庙农场原机运连机库,那段岁月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6 14:22: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太阳庙农场原机运连机库,1969年开工建设,1970年建成使用,总建筑面积450多平方米。它是一栋联排建筑,屋顶呈拱形,似“窑洞”,共有12个库,总长48米、进深9米。机库主要用来停放汽车、拖拉机,对车辆起到防风沙、抗寒的作用。


资料图(1972年拍摄)


停放车辆以保证全团生产、生活正常运行

1969年初到1970年,全国刮起了一股兵团风。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以下简称“内蒙古兵团”)是1969年1月24日正式获批组建的。同年3月26日,内蒙古兵团召开兵团工作会议时,已组建起4个师、24个团,接收北京、天津、上海、呼和浩特、包头等地上山下乡知识青年5万余人。如今的太阳庙农场驻地,就是当年一师四团的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机关所在地。这里曾被兵团命名为“戍边镇”。

1969年4月到1971年9月,全国各地2000多名知识青年先后来到四团,根据兵团和一师统一部署,在这里安营扎寨,组织建设、排兵布阵、指挥战备、开发、生产、落实“屯垦戍边”的战略部署。

一师四团共有十一个连队、一个团直和一个宣传队。1~9连除8连为战队连,其他都为农业连,另外,还有一个机运连和一个工副连。农业连负责开荒、种地、种树、挖渠,而机运连的任务是制造、维修农机具,担负着全团的生产生活物资的运输和农田水利的机械耕作。

一辆油罐车、一辆救护车、两辆拖拉机、八辆解放车——这是全团赖以生存的“宝贝”,全部由机运连管理、保养、维修。那个时候,太阳庙农场一片荒芜,春天黄风肆虐,冬天西北风呼啸,车的损耗很大。为此,团里决定盖机库,专门用来停放车辆。

1969年5月,机库开建,距离四团团部仅一里路。机库由国家拨款,兵团人自己烧砖,还有一部分是用沙子下面的黏土直接和水脱坯盖起来的。1970年年初,机库建成,总建筑面积450多平方米,是一栋联排建筑,坐西朝东,屋顶呈拱形,共有12个库,每个库开间4米、进深9米,这排机库总长48米。除了一个当锅炉房外,其余的全部用来停车。

兵团是军事化管理,车辆挂部队的牌子,每辆车都有专属机库。每天天不亮,车辆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直到太阳落山,全部整齐划一地停放到机库里。机库,成了车辆休憩的“港湾”,减少了它们风吹日晒而导致的折损,为当时的生产、生活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1975年起,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随着连队解散、车辆变卖,机运连机库也就不再使用了。如今,原一师四团的团部也就是太阳庙农场场部还完好,而机运连机库因年久失修,后墙已坍塌。


他们记忆中的机运连机库

方恩水(原机运连钳工、汽修工):

那段岁月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财富

今年66岁的方恩水从离开一师四团返回天津老家,至今已40年。当记者联系到他时,他特别激动,滔滔不绝地讲起过去的日子。

1970年5月,在天津念初中的方恩水被派到巴彦淖尔,成为内蒙古兵团一师四团机运连钳工班战士。一年后,他被调入汽车修理班,负责修理团里的汽车、拖拉机。

“机运连是1969年组建的,连里有战士120多人,由现役军人、转业退伍老兵、民航技术人员、原林场干部职工以及北京、天津、上海、河北等兵团战士组成。机运连设有钳工、车工、锻工、焊工、汽车修理工等,肩负着保证四团生活、生产资料运输,以及服务农业连耕种、开垦的重任。”方恩水说,“那时,机运连的战士要驾驶解放车到头道桥镇拉煤、到临河运燃油料、到陕坝镇运生活物资,开着东方红拖拉机、推土机冲在生产、会战第一线,回来后把车停放在固定机库中,便于管理。”

方恩水记得,那时候的冬天寒风凛冽,每天早晨发车前,战士都要用火烤热汽车底盘,把热水倒进水箱。这个坐西朝东窑洞式的机库,能对车辆起到很好的保温作用,否则车都冻得没法启动。

1978年8月,方恩水因病返回天津。时隔31年,他于2009年回原一师四团故地重游,“那段岁月虽艰苦,但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财富。”

近日拍摄

孔庆武(原机运连汽车班司机):

见证机库兴与衰

孔庆武一家与一师四团很有“缘分”。

孔庆武祖籍山东烟台,因父亲曾是驻军浙江的东海舰队第四野战部队战士,所以他是在浙江出生、成长的。1969年6月、10月,孔庆武的大哥和父亲相继被派到一师四团屯垦戍边。1970年6月,14岁的孔庆武也来到一师四团生活、读书,从此“扎根”于此。

孔庆武的住所离机运连机库不远。第一次看到机运连机库,他好奇地问父亲:“这房子是干什么用的?盖得真个性,房顶竟然是圆形的。”后来,看着解放车、拖拉机每天进进出出,孔庆武心里直痒痒。他总是会在放学后偷跑到机库,跟机运连的战士哥哥们商量,让他进机库里“开开”车。机库,成了他儿时的玩耍场所。

1974年,高中毕业的孔庆武得偿所愿,进了机运连,负责开链轨车到田间翻土、播种;1976年,他又被分到钳工班学习;1977年冬天,他终于进了汽车班,成为一名解放车司机,负责全团的物资运输。机库,又成了他的工作场所。

“那会儿经常刮大黄风,开车看不清路,风沙把玻璃打得‘啪啪’响,让人心里发慌。而机库就是车辆的‘家’,每次运输回来,赶紧把车停进去,我就感觉心里踏实了。”孔庆武回忆说。

1984年,机运连解散,汽车变卖,孔庆武挥别了工作7年的机库。直到现在,孔庆武还住在太阳庙农场,他经常会到机库看看,回忆一下过去的岁月。

记得扫码加关注哦,谢谢您的支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