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国水泥粉磨站运行现状分析报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6 21:29: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从水泥产能来看,年产能在60万吨以下(通常为一台磨机)的小型粉磨站是主流,数量占比约在55%左右,100万吨及以下规模的粉磨站占78%,产能在200万吨以上的粉磨站数量较少,其中大多数是隶属于大型水泥集团旗下的。民营粉磨站平均规模较小,平均在72万吨/个左右,低于平均水平(央企、国企、外资企业平均规模在100万吨/个以上)。


图4:粉磨站产能情况(单位:万吨/年)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4、大部分为社会独立粉磨站,需从第三方采购熟料


2017年,熟料产能TOP10企业熟料产能占全国熟料总产量的比重高达56%,但截至目前TOP10的企业拥有的粉磨站数量仅有284家,占比不到13%。尽管水泥行业的集中度在提高,但提高的仅是熟料生产的集中度,粉磨站的集中度却没有跟随,前十大水泥企业的熟料产能占比远高于前十大企业的粉磨站水泥产能占比。


图5:熟料产能集中度 图6:粉磨站集中度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大部分的粉磨站为社会独立粉磨站,依赖外购熟料来生产经营。


表1:TOP10企业旗下粉磨站情况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二、社会粉磨站当前面临的挑战


1、政策层面:去产能、环保压力大


当前水泥行业面临极大的去产能压力,社会粉磨站首当其冲。根据中国水泥协会发布的《水泥行业去产能行动计划(2018~2020)》,要求关闭水泥粉磨站企业540家,2018年关闭水泥粉磨站210家,2019年关闭粉磨站150家,2020年关闭粉磨站180家,力争2018年上半年全面停止生产32.5强度等级水泥。各省区按照现有水泥粉磨站企业数量淘汰比例25%。2018年5月7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就《通用硅酸盐水泥》强制性国家标准(GB175-2007)第3号修改单(报批稿)公开征求意见,要求取消32.R强度等级复合水泥。由于大量的社会粉磨站以生产32.5水泥为主,该政策的落地对粉磨站的打击力度将会很大,对其成本、技术、营销、管理等各方面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无法适应新环境的粉磨站将被淘汰。


环保方面的政策也越来越趋向严格:一旦遇到橙色、红色预警天气,粉磨站面临停产限产压力。近日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部署实施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将持续改善空气质量。生态环境部发布了《2018-2019年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方案》,强化督查从2018年6月11日开始,持续到2019年4月28日结束,重点对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汾谓平原11城市,以及长三角地区等重点区域持续开展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停产限产对粉磨站的正常持续经营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表2:蓝天保卫战中各地停产时间表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而未来的环保标准必然将会越来越高,例如颗粒物特别排放限值的适用范围,对单独粉磨站电价加价,噪音污染(扰民)、震动扰民等各方面的环保新标准都有可能出台。随着环保监管的深度和广度的拓展,处罚力度也会加强,增加粉磨站的环保成本。


2、企业层面:原材料供给减少、社会粉磨站市场份额被蚕食


随着近两年水泥熟料集中度的提升、错峰生产政策的执行,熟料控销时代悄然来临,例如在长三角市场,海螺与南方水泥联合成立熟料外销平台,增强对区域内的熟料供应的联合合作。一方面熟料企业供给减少,市场上无熟料可供,另一方面大企业之间的默契合作也是粉磨企业的灾难,熟料销量、销售价格、销售对象都受到了限制。去年几家大型水泥企业的熟料外销率均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相比前一年合计减少供应熟料的量在千吨以上,对粉磨市场造成了较大的冲击。


另外,海螺、中国建材等大企业依然在投产新的粉磨站,包括各地正在进行中的产能置换,都会一定程度增加大企业自身的粉磨能力。水泥产能集中度将继续提升,逐渐蚕食社会粉磨站的市场份额。


表3:主要企业熟料外销率


  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年报,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3、市场需求层面:投资放缓,水泥需求下降


自2010年开始至今,全社会固投增速持续放缓,2014年水泥的需求峰值为24.9亿吨。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在水泥峰值之后的5~35年间,水泥需求会在某一年出现低谷,仅有峰值的50%。预计到2020年水泥需求有可能会降至19亿吨左右。不仅是社会粉磨站市场份额将萎缩,整个市场的规模同时也在萎缩,这将进一步压缩社会粉磨站的生存空间。


图7:2004-2018.05全国水泥产量、固定资产投资情况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三、水泥粉磨站的未来出路


政策、企业和市场层面的三大挑战当前,社会粉磨站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种可能性:


1、升级转型


政策监管压力之下,全面取消32.5水泥要求粉磨站增加水泥中熟料的消耗,环保加重粉磨站的生产成本,粉磨站若不想在竞争中被淘汰,必须做到:


一方面提升企业的技术、产品质量、生产工艺等,力求在环保、能耗等方面达标。另一方面加强原材料管理能力,可通过粉磨站之间的协同合作,推动区域严禁新增粉磨站项目,联合从熟料企业采购熟料,提高议价能力。


2、合并重组


由政府、协会主导和行业自律下的合并重组也是未来一个大方向。今年5月24日徐州市政府发布的《徐州市水泥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方案》,其中提出要求在2018年9月底前完成铜山区的14家企业整合为2家大型粉磨龙头企业,贾汪区26家企业整合为2家大型粉磨龙头企业。有条件的粉磨站不妨寻求被熟料企业收购的机会。


3、退出市场


若上述路径均行不通的,必然有一部分粉磨站被迫退出市场:


(1)全国来看,熟料集中度高、产能利用率高的地区的粉磨站生存压力凸显,南方地区粉磨站的压力远高于北方地区;


(2)违法违规、不符合地方产业政策标准的粉磨站,国家发改委下发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中明确,60万吨/年以下水泥粉磨站为限制类,小规模的粉磨站生存压力高于较大的粉磨站;


(3)没有竞争力的粉磨站(生产成本抬升、没有稳定熟料来源)。


图8:各省份熟料集中度&产能利用率


  数据来源:中国水泥网,水泥研究院


以上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也希望借此抛砖引玉,引发业内人士针对这个话题的讨论,贡献出更多建设性的意见。(中国水泥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