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红机”接通,听筒那头传来邓颖超的一席话,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3:01: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Mar.

7

灼见(微信号:penetratingview)

这个电话已是40余年前的事了,但邓颖超“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不能胡说”的声音依旧如黄钟大吕般在耳边震响。


40年前与邓颖超的一次通话


作者丨温宪



1976年12月30日晚8时40分,北京王府井大街117号231号房间,人民日报社总编室机要秘书值班室的红机响了。


“我是邓颖超。”听筒对面传来清晰、柔和的声音。我的神经高度集中起来,条件反射般地拿起笔来开始记录。


“你是值班同志吗?我对人民日报社送来的悼念恩来同志的3篇稿子有点看法,向你谈一下,请你转告报社领导同志。”邓颖超说道。


▲邓颖超与周恩来


就在那一年的1月8日,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由于工作岗位的关系,我是人民日报社最早得知这一震惊消息的人之一。我至今仍记得,时至1月8日子夜,匆匆来往于231房间内的人们脸上有着怎样不可名状的悲痛表情,却又都尽力保守着一个天大的秘密。1月9日凌晨下班后,我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来到天安门广场。遥望着灯火通明的人民大会堂,成为最早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为周总理致哀的人。1976年1月11日上午9时,我在北京医院向周恩来总理遗体告别。也是在那一年,全国各地悼念周总理的文章雪崩般源源不断涌向人民日报社。


▲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广场自发悼念周恩来


“在谈看法之前,我先把一个认识谈一下。”红机的另一端,传来邓颖超温和的声音:“我们回忆历史一定要遵循主席要‘实事求是’的教导,要有严肃的态度、科学的态度。对于历史事实,最重要的是要确切、要完整、要弄清楚。不能只要前半节,不要后半节,不能自己编造,不能为了吸引人就哗众取宠,弄得那么神秘似的,什么神奇呀,传奇呀,这都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悼念恩来同志,但不能从中捏造。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不能胡说!


这3篇稿子,我一篇一篇地说。



第一篇是大寨大队党支部的,讲到周总理3次去大寨,我没有细看。总理3次去大寨,我只去了最后一次。我把我去的那一次中有两个地方的出入用笔划了一下,其他那两次我没去,我没有权力发表意见。


▲1965年5月21日,周恩来总理和李先念副总理在山西省昔阳县大寨视察。


龙飞虎的那一篇文章,讲西安事变后和蒋介石、张学良谈判,蒋介石抱头大哭,就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当时恩来同志是共产党方面的代表,还有张学良那一方面和蒋介石那一方面,恩来同志是和两方谈妥以后见了蒋介石一下,根本没有抱头大哭!


▲蒋介石(右)与张学良(左)


另外就是关于李少石被特务打死的问题。1945年主席到重庆去谈判。一天,突然听到李少石被枪杀,当时以为是特务要谋杀恩来。当时恩来同志知道后,指示要提高警惕,限期查清。第二天查清并不是特务暗杀的。那一天,由于我们那个车要赶时间,有什么急事,走得很急。前面有一群伤病兵,车在超过的时候,碰了伤病兵,结果我们车没停,一直跑,伤病兵手里有枪啊,他们就开枪。碰巧,那一天车上就坐着李少石一个人,子弹正中要害,死了。后来那个司机一看闯祸了,就跑了,以后我们再也没看到过司机。所以这个事,开始我们以为是谋杀,后来一查不是。我今天还又问了童小鹏,他也说不是那么回事。原来龙飞虎写恩来同志有一个单行册子,也那么讲,总理曾当面批评过他。我的意见,在这篇文章里,这事就不要提了。不说实话怎么行?!


还有一处,长沙大火。1938年那时候国民党对日本采取的是‘焦土政策’。长沙着火时,正巧恩来从武汉撤到长沙。因为国民党当时就是焦土抗战,不能说是国民党搞鬼谋害恩来,那时全城都起火了吗?!不能夸大!其它的时间、个别地点上的出入,我就不说了。



第三篇是魏国禄那一篇。因我没时间,眼睛也不行,长征那一段也没有和恩来同志一起,这一段我作不了证。若找人在云南好像有一个原来的警卫员,但恐怕也来不及了。文章中乍一看就觉得里面也有不妥的地方,比如‘周总理和毛主席、朱德同志经常在一起’,‘总理’这个职务不妥么!总理是解放后当的,当时是什么职务,就写什么职务。


▲周恩来、毛泽东、朱德(从左至右)


新华社也有一篇稿子。我批注的比较详细。我先批给你们,你们参照一下,商议一下,然后转给新华社。新华社那个稿子也有出入,比如在红岩村时,说我和恩来同志经常和战士们浇水、种菜、浇粪,不是事实么!只是偶然一下子,怎么能说是经常做呢?不要渲染,不要吹嘘,不要夸张!还有总理在重庆和主席‘寸步不离’,怎么‘寸步不离’呢?当时恩来同志非常关心和保护毛主席的安全,这是事实,但恩来同志要进城找民主党派谈话,主席也要出去,‘寸步不离’起码是不科学。


▲1940年,周恩来、邓颖超在重庆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


今年恩来同志死后,我听说有单位将龙飞虎、魏国禄写的文章录音并播放,其实里面和事实有很多不符,当时么,也没办法。


新华社的稿子你们也看一下。你们提法要一致,不能一个这样说,一个那样说。”


“请你务必把这一情况向你们报社领导同志报告一下。”邓颖超缓了一缓之后问道:“你是谁呀?姓什么?”


我答道:“我姓温,叫温宪,三点水的温,宪法的宪,今年23岁。”


“噢,年轻同志么,到总编室工作几年了?”邓颖超问。


“到报社工作3年了,祝邓大姐身体健康!”我说。


“谢谢,祝你新年快乐!请替我转达对人民日报社领导同志的问候!”



屈指算来,这个电话已是40余年前的事了,但邓颖超“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不能胡说”的声音依旧如黄钟大吕般在耳边震响。



—THE END—


来源:人民日报社“金台唱晚”微信公众号(ID:rmrbjtcw)。史海钩沉,细述人民日报社史社闻、报人风骨;见贤思齐,分享新闻老记写作经验、人生感悟。作者为人民日报社原北美中心分社首席记者温宪。灼见经授权发布。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