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POWER服务器 看OpenPOWER与英特尔的开放之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29 14:20: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文目录:


  1. 不断壮大的OpenPOWER基金会

  2. 中国的POWER处理器 三代出师

  3. 基于CP1的中国POWER服务器

  4. CP1服务器以性能换成本?

  5. OpenPOWER Vs 英特尔:两种开放的较量

  6. 让更多的最终用户满意 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2015年6月10日,主题为《从“芯”出发 凝聚中国创新力量》的2015 OpenPOWER中国高峰论坛(下文简称“峰会”)在北京召开。来自中国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层领导与相关厂商、机构的高级主管亲临会场。毫无疑问,这是迄今为止,OpenPOWER基金会在中国召开的最大规模,也是最高规格的峰会。

会上最吸引我的,是中国获得IBM POWER8授权后的首颗中国POWER处理器——CP1的发布,以及采用它的服务器的高调亮相。从中我们似乎能感觉到OpenPOWER的发展潜力,由于会上也多次提及其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英特尔,并与其产品和生态策略进行正面对比,因此这次的峰会也引发了我对OpenPOWER以及英特尔两种开放模式的深入思考。



不断壮大的OpenPOWER基金会



根据峰会上透露的信息,截止至2015年6月10日,OpenPOWER基金会的成员数量已经超过了130家,其中来自中国的会员数量已经达到了20家。而在去年的4月份,这两个数字分别是26家和6家。显然,对于一个成立不到两年的组织来说,OpenPOWER基金会的发展速度不可谓不快。


OpenPOWER基金会白金会员列表



OpenPOWER基金会黄金成员列表


从会员等级来看,OpenPOWER基金会最顶级的白金会员已有11家,较2014年多了一个韩国内存/闪存厂商SK Hynix。黄金会员也有11个,较2014年增加了5个。这其中,来自中国的苏州中晟宏芯(PowerCore)位列白金级会员,黄金会员中,则有9家来自中国,分别是创和世纪通讯、浪潮、中兴、华胜天成、中太数据、纬创资通、江苏产业技术国际研究院、四川华讯中星科技有限公司,以及芯原股份有限公司

有关OpenPOWER基金会的具体组织架构介绍,在去年我本人的专文《深度解析:OpenPOWER与POWER8将会开启怎样的未来?》中已经有详细的介绍,所以今天我们将把重点迅速切入到最新的中国POWER产品的发布上。



中国的POWER处理器 三代出师



在本次峰会上,苏州中晟宏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晟宏芯”)总经理赵颖女士,亲自介绍了基于OpenPOWER的,中国POWER处理器的研发理念与未来的产品路线图。重头戏当然就是与IBM和OpenPOWER的代表,共同发布第一代中国POWER处理器CP1(CP=China POWER)。



(从左至右)IBM大中华区科技合作总裁及首席战略与联盟官何国伟先生、苏州中晟宏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颖女士、代表OpenPOWER基金会的英伟达公司全球副总裁Ashok Pandey先生共同揭幕基于POWER架构的第一款中国POWER芯片CP1,正式投入量产。CP1拥有50亿晶体管,22nm生产工艺,650平方毫米芯片面积 ,4GHz主频,最高12核心96线程,全代码透明可控


按照赵颖女士的说法,中晟宏芯就是为迎接POWER架构授权,做中国POWER处理器而成立的。它的主要职责是消化吸收POWER架构设计、处理器与高端服务器设计流程和工具。之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二次CPU内部架构的创新,最终独立设计出中国自己的POWER处理器,并积极推动系统级平台的设计与生态建设。



中晟宏芯的“三步走”战略

在中晟宏芯目前的产品规划中,CP系列处理器家族将有三代,第一代CP1已发布,其与IBM标准的POWER8处理器相比,主要的不同在于安全与内存控制模块有所不同,前者保证了中国政府所要求的“安全可控”,实现了全代码透明,而后者主要是为了降低POWER服务器的成本,以推进市场的接纳。


三代CP处理器的主要差异

CP系列处理器的发展路线图


在CP1发布量产的同时(2015年6月),下一代CP2已经进入了产品定义阶段。在我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中国自主设计POWER处理器的开始,从总体的规格上看,CP2似乎还不如CP1高端,核心数量最高为8个(CP1与POWER8同为12个),但关键在于在CP2的设计中,来自中国的想法将占据主导地位,也就是说核心指令集架构还是POWER8,但CPU整体架构的设计将有更多的中国智慧在里面。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认为CP2应该是中国POWER处理器重要的“练兵”阶段,是CP系列得以顺利承上(吸收IBM POWER知识产权)启下(开始真正自主研发基于POWER核心的处理器)的关键环节。因为处理器的指令集架构并不决定具体的核心设计,到底怎样实现从理论上讲是有很大自主权的(比如同样是x86架构,但英特尔与AMD的核心设计就不一样)。而且CPU内部不仅仅CPU核心,还有很多其他单元(俗称UnCore部分)。这就像ARM提供了标准的核心架构设计Cortex,但有能力的厂商(如苹果、NVIDIA等)是可以在兼容ARM指令集(比如64bit的ARM v8)的基础上自行设计CPU核心,整合不同的功能单元。

此外,在CP2阶段,还要解决一个重大的挑战,就是像更高工艺迈进的问题。而在系统级设计方面,从CP2开始,也将向多路高端服务器进发,这其中所用到的直连总线设计已经在中晟宏芯的研发计划当中。

到了第三代,经过了CP1的摸索与CP2的试手,CP3才有可能是中国POWER处理器的集大成之作,相信那时将会转移至POWER9架构(IBM的POWER9处理器将在2017年发布),并做到完全的自主可控。而从规格上看,CP3的能力应该也与当时国际上的顶级处理器相差不大(至少要比CP2强很多),如果一切顺利,中国的POWER之处也将由此真正走上康庄大道。



某中国服务器厂商采用CP处理器的国产服务器的预期规格


与CP系列发展路线图相对应的,是中国国产POWER服务器的不断跟进。从某厂商透露的产品路线图来看来,CP1将以双插槽系统为主,这一时期还无法主攻高端平台,这仍然是IBM的天下,而到了CP2阶段,将试水8至16插槽的服务器。也就是说,基于CP系列的国产高端POWER服务器将从CP2开始,2019年正式推出。



基于CP1的中国POWER服务器



在峰会上,来自中国的厂家服务器厂商正式发布了基于OpenPOWER技术成果的国产POWER服务器,它们是无锡中太的RedPOWER服务器、新云东方的NL2200服务器、创和通讯发布OP-1X服务器。这其中,只有无锡中太的RedPOWER是基于CP1的,其他两个则是基于标准的POWER8处理器。因此,我们的分析也主要基于RedPOWER,从中我们能进一步了解CP1除了安全特性以外的其他能力。

RedPOWER服务器主要特点介绍


在RedPOWER服务器的介绍中,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数据,即CPU至内存的最高带宽可达115GB/s,并且不再使用昂贵的CDIMM内存模组,使用标准的DDR3内存即可,所降低的成本极为可观,而这个关键的设计,就与前文讲到的CP1在内存控制方面的改动有关

所谓的CDIMM,就是指Custom DIMM,又称Centaur DIMM,是IBM为POWER8专门准备的内存模组,它与POWER8的内存控制架构密切相关。

POWER8的内存控制架构,每颗CPU拥有两个内存控制器、各有4个内存通道,每个内存通道外连一颗内存缓冲芯片(总共8颗),每个内存缓冲芯片再外接4个通道,这就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32个 内存通道,每个通道最高支持DDR3-1600(但注意,并不是一个通道对应一个DIMM,这一点将在下文解释),理论上内存聚合带宽就是410GB/s


POWER8内存缓冲芯片(代号Centaur“半人马座”)设计细节,内置16MB的缓存,相当于CPU的第四级缓存(L4 Cache)



POWER8内含两个主内存控制器与8个内存通道(每个控制器对应4个),每个通道外连代号为Centaur的内存缓冲芯片,由Centaur芯片负责与内存进行数据交换。Centaur芯片与处理器之间的总线频率最高为9.6Gb/s,不过这是用于高端的E系列服务器,此外还有8Gb/s的规格,用于中低端的双路或4路POWER8服务器。


Centaur芯片与CPU之间互联总线位宽为24bit,因此每个Centaur芯片与CPU之间的数据带宽是28.8GB/s,8通道总合230GB/s(8Gb/s时为192GB/s)。而Centaur芯片又是4通道的设计,在内存规格上,Centaur芯片最高支持DDR3-1600,所以缓冲芯片到内存间的带宽最高可达51.2GB/s(4通道),8颗Centaur芯片到内存的总带宽最高为410GB/s。



根据初始的设计规范,Centaur芯片是做在DIMM上,但理论上也可以做在服务器主板上,以应对不同的需求。而具备Centaur芯片的DIMM就是CDIMM,也是当前POWER8服务器所使用的,其在RAS(可靠性、可用性与可维护性方)和容量方面有更大的优势,目前最高可提供512GB的单DIMM容量,并在单DIMM上实现4通道带宽设计


与POWER8系统相配套诞生的就是RedPOWER所强调的CDIMM,它是把Centaur芯片直接做在了内存模组上,模组对外的接口并不是DDR3/4总线,而是Centaur芯片与POWER8内存控制器间的接口。由于是特殊的设计,再加上生产量不可能很大,所以成本也就可想而知了。目前,所有的POWER8服务器,无论是S系列(Scale-Out)还是E系列(Enterprise),都使用CDIMM,且都是按每CPU配8个CDIMM的设计(一个DIMM集成一颗Centaur芯片),双路服务器最多16个CDIMM,以此类推。

目前16GB的CDIMM报价1250美元,32GB CDIMM报价1700美元,64GB CDIMM报价3400美元,要知道1250美元,就可以买到两个64GB的DDR3-1600 RDIMM了,仅就内存这一项,POWER8服务器就比x86服务器贵了5倍。所以,回归标准内存有着重要意义,难怪RedPOWER的发言人表示,其服务器的价格已经可与x86服务器竞争。

在RedPOWER的介绍中指出,它将8颗Centaur芯片做在了主板上,所以可以使用标准的DDR3 DIMM。可是单颗POWER8就可外接8个Centaur芯片,而双路的RedPOWER才有8颗Centaur芯片,这似乎有点奇怪。服务器总共有32个DIMM,也就意味着每颗CPU拥有16个DIMM,每个Centaur芯片对应4个DIMM(正好1个通道1个DIMM)。而POWER8标称的内存持续带宽可达230GB/s(Centaur芯片至CPU),RedPOWER标称的则是115GB/s,正好与Centaur芯片数量减半吻合。我想,这可能就是CP1在内存模块方面改动后的根本表现。

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RedPOWER服务器的具体设计,每个CPU外接Centaur芯片减半,是不是也有CPU内存控制器的配套改动?这些只能留在以后有时间查证了。不过,将Centaur芯片从DIMM上拿出来,让RedPOWER服务器价格已经可与x86服务器可比,必然要付出性能的代价吧,至于这个代价有多大,就要看看CP1平台具体的性能表现。



CP1服务器以性能换成本?



虽然说CP1源于POWER8,从理论上讲性能应该相差无几,但由于在内存控制方面的改动,对性能带来影响是肯定的。而在峰会上的CP1介绍环节,给出了CP1参考系统的主要性能测试数据,并与英特尔的第一代E5服务器进行了比较。


CP1参考系统与至强E5和AMD 皓龙处理器的性能对比


不过,峰会上给出的数据有误,英特尔至强E5-2690并非是12核心的产品,而是8核心(16线程)。由于E5-2690已经是3年前的产品,笔者就此进一步整理了其他几代E5与POWER7和POWER8平台的性能,在此做一个汇总,来看看CP1在当前市场上所处的水平。主要对比的就是整数和浮点性能,成绩全面来自SPEC官方网站,均是相关平台的最佳成绩。


CP1平台整数性能对比


CP1平台整数性能较对手的增比


虽然峰会上将E5-2690的核心数标错了,但其成绩基本正确。如果CP1平台的性能为1的话,领先E5-2690的幅度为5%,但对于E5-2690 v2和v3就力不从心了,分别只有它们的81%和65%,至于目前最顶级的E5-2699 v3,则只有49%。相较POWER平台,也没有超过仍然在售的POWER7+,只有它的83%,较标准的POWER8更是不如,只有42%。



CP1平台浮点性能对比


CP1平台浮点性能较对手的增比


在浮点性能方面,与整数性能测试差不多,不过仍然保持了POWER8架构的浮点计算的优势传统,领先E5-2690达26%,与2690v2基本持平,同时也超过了POWER7+,但对于2690 v3和2699 v3还是有差距的,分别是它们的79%和66%,相对于老大哥POWER8,则只有47%。

CP1服务器整数与浮点性能的测试,很明显体现出了内容带宽的影响。虽然核心的架构与POWER8相同,但由于内存带宽降低了一半,性能也就随之有了明显的降低。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它以性能换价格的原因。


不过,从现在的POWER生态角度来说,价格更接地气似乎更为重要,而在性能方面,POWER8的架构也提供了借助外援加速的可能,这就是CAPI,也是RedPOWER在介绍中着重强调的。

CAPI(Coherent Accelerator Processor Interface,一致性加速器接口),是IBM宣称将POWER8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OpenPOWER基金会的一个重要发力点和研发方向。



IBM CAPI工作原理,它大大降低了操作系统与设备驱动的系统开销,并打开了系统软件、中间件与企业应用的开发想象空间——透过CAPI,借助相应的ASIC或FPGA芯片进行相关算法与事务处理的定向加速,这一技术目前在x86平台上还没有出现


CAPI只是一个协议的名称,物理连接依托于PCIe 3.0总线,关键组件通过它具备直接访问CPU的内存空间(一致性) 的能力,从而大大提高了外设的运行效率,为系统总体表现“加速”。比如通过CAPI协议可以让外置的闪存PCIe卡的系统开销大幅度降低,减少了不必要的总线占用,根据IBM的内部测试,非数据传输的总线开销(指令传送与响应)可降低50倍,对降低延迟有明显好处。而这一接口,也为POWER8的开放硬件平台提供了基础。

事实上,OpenPOWER基金会的大部分成员都会专注于对CAPI的利用上,比如将外置的网络、GPU、闪存、FPGA(Field Programmable Gate Array,现场可编程门阵列)等设备直接与CPU相连接,并在此基础上,配合相应的软件应用(主要是开源软件),根据不同的主流应用场景进行开放的、定制化的系统设计。


Alpha Data采用赛灵思公司(Xilinx)的FPGA,配合CAPI开发的Alpha Data ADM-PCIE-7V3 PCIe加速卡


RedPOWER的发言人强调,借助FPGA加速卡的CAPI直连,针对键值存储数据库(KVS,Key-Value Store,比如著名的Redis就是KVS数据库的典型代表)加速后的性能,较x86服务器提升了20倍。我觉得,RedPOWER所提到的,应该就是Alpha Data的ADM-PCIE-7V3 PCIe加速卡,在赛灵思(OpenPOWER基金会银牌会员)的官方介绍中,强调该FPGA加速方案在10x X~ 100x低延迟的状况下确保将性能功耗比提升36倍,适合memcached 和NoSQL等领域的应用广泛的大数据工作负载加速引擎。

所以,单纯的CPU性能比拼,并不能代表CP1与OpenPOWER系统级平台的整体实力,而随着这类加速设计所能针对的场景越来越多,也必然会带来更多的竞争优势,配合价格成本的同步降低,显然带给x86平台的压力也会进一步加大。由于x86平台已经被英特尔事实统治,所以这又必然引出了另一个话题:OpenPOWER的开放与英特尔的开放,谁更有优势呢?



OpenPOWER Vs 英特尔:两种开放的较量



20多年前,x86开始进军数据中心市场,当时的环境是RISC系统如日中天,如POWER、Alpha、SPARC等,它们自成一体、各成一派,互不兼容。率先带领x86进入数据中心市场的英特尔,则以开放、标准化的策略,吸引服务器厂商与ISV的支持,而它自己不生产服务器,只提供标准化的平台架构与参考设计,也因此在某些服务器厂商的归类中,x86服务器又被称为“工业标准服务器”。

逐渐的,x86服务器种类越来越多,快速跟上了用户多样式的需求(尤其是近几年Scale-Out架构的崛起)。而这种标准化的平台设计也让软件厂商看到了新的广阔空间,这种软件和硬件间的配合,反过来进一步带动了标准化平台的成熟(想想当时的WinTel联盟)。如今,换作了x86如日中天(确切的说是英特尔的x86平台),Alpha早已逝去,SPARC和POWER平台逐渐被边缘化了。

这段历史告诉了我们,标准化与开放的硬件平台,的确有着巨大的生命力,其所带来的产品多样性,是任何一家公司单打独斗不可能应付的。也因此在2013年8月,IBM联合其他4家公司(Google、NVIDIA、Mellanox、TYAN)将POWER推向了开放,这就是OpenPOWER的由来。

如果从纯粹的开放角度来说,OpenPOWER的力度明显比英特尔更大,比如可以让其他公司在POWER架构授权的基础上,开发自己的POWER处理器(如中国的CP系列),这是当前英特尔还没有做到的。此外,在系统平台架构上,OpenPOWER也给外围组件更大的发挥空间,而在这一层面,对于关键的系统组件(如网络、加速芯片等),英特尔基本上都亲力亲为,最近更是重金收购了FPGA大厂ALTERA,用意可见一斑。至于在最为关键的软件应用层面,标准化几十年的x86肯定走在了前面,OpenPOWER还在苦苦追赶,不过前文说到的CAPI加速接口的开放,也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软件厂商在OpenPOWER上加码下注。

其实,大家的核心目标都只有一个——为最终的用户服务,只是具体的开放策略不同而已。而除了OpenPOWER和英特尔主导的x86外,ARM也是CPU技术架构开放生态的典型代表,体现出了另外的一种开放策略,所以“条条大道通罗马”,最终还是要由用户来做出选择。


OpenPOWER体系的分层堆栈,可以看出组件级的厂商频频亮相,这一点在x86生态体系里很难见到,组件级厂商大多是默默的存在。此外,OpenPOWER系统平台的多样性也在加强,比如Rackspace的定制服务器,中国RedPOWER推出的双子星服务器,而这明显是针对互联网应用的产品,但在POWER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在本次峰会上,OpenPOWER的铁杆盟友——华胜天成的子公司新云东方就公开指出x86产业不够开放,着重强调了英特尔公司对于整体产业环境的控制,一时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新云东方所列出的OpenPOWER与x86生态的对比,强调了OpenPOWER让组件与系统级厂商拥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从某种角度上讲,新云东方的说法是对的,当然这是系统集成商的角度,而不是最终用户。在我看来,其对于英特尔的一些指责也有不客观之处,比如在基础平台软件(中间件、数据库)方面,提到英特尔不能给予有效的支持,但新云东方所获得的这些软件IP资产就是源于IBM的,让本就不做中间件和数据库的英特尔从何支持?另外,在x86市场上并非只有英特尔一家,英特尔也是经历了几十年的竞争,成就了今天的地位,这种通过市场竞争而取得的事实垄断,要怪只能怪其他x86厂商不给力。

因此说到底,还是要从根本上看看具体的开放策略,在这里我们也不妨把ARM拉进来,由于英特尔、IBM和ARM公司是x86、OpenPOWER和ARM生态的根基(掌握CPU架构话语权),我们可以从CPU架构设计到最后交付给最终用户的系统方案,分层次来看看这些主要推动者的思路。



图中相关标准的定义:投身其中——自己有实际的产品或成果投入市场竞争,积极参与——与合作伙伴深入合作推出相应的解决方案,积极支持——相对被动的帮助合作伙伴解决他们的实际技术问题,以加强自己的技术体系或标准建设,绝不染指——不推出独立产品参与市场竞争,而是完全交给合作伙伴


我们看到,在最终系统以下的各个层面,英特尔的确是逐渐收紧、亲力亲为的,让相关的组件厂商越来越难受。而IBM则几乎全线参与,只是参与的程度不同。在组件级方面,并不是IBM的兴趣点,这也是为什么在OpenPOWER中,组件级厂商众多的原因。ARM公司的定位也很明确,就是提供ARM架构授权,其他的事情全部将由市场和合作伙伴,除了最终系统和CPU生产环节,它也是在积极的予以支持。

在早前我的一篇文章《“实感”英特尔的“半成品”开放之道》中,我曾经分析了英特尔的开放策略——就像如今的云计算一样,它让很多并不以IT见长的企业可以更快的获得他们想要的IT能力,以帮助他们更好的在本职业务上实现创新。很多并不以底层硬件研发见长的系统与应用厂商,也同样需要硬件平台的“云”来满足他们创新的基础条件。而英特尔的半成品策略,就是以“系统内的事情尽量多干、抢干,而系统级的事情不干”的原则,在不断帮助这些企业在其核心业务上可以更为专注,而这些企业也因此会更愿意与英特尔合作,一个正向循环的生态系统也由此建立。


此外,随着“软件定义”的兴起,让拥有广泛市场基础的英特尔x86服务器,成为了软件定义基础设施的必然选择,也为x86平台提供了新的生态空间与新的系统级合作伙伴。这相当于给x86整体的生态进行了二次加固,让其有了第二个“家”。英特尔也顺其自然的将“半成品”战略带到新家,而这一领域是目前OpenPOWER还无暇顾及的。

所以,新云东方说的并没错,英特尔的确越来越向CPU以外的关键组件领域渗透,比如以太网、InfiniBand、加速器、闪存PCIe卡与SSD等等,并不断的将外围的组件向CPU整合。这无疑在系统平台层面,给相关的组件厂商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英特尔自己也不介意在这些层面上树立更多的对手。这次收购ALTERA就是最好证明,FPGA与至强平台融合或紧密协同的设计,只是时间的问题(未来,我们也完全有理由怀疑ALTERA停止“为OpenPOWER加速”可能)。在这一背景下,原来合作不错的FPGA巨头赛灵思公司,对英特尔的态度也就不言自明了。

但是,这种无限接近最终系统的“半成品”策略,对于很多服务器ODM/OEM厂商来说则极大的降低了设计难度与成本——以前要找多个厂商协同设计的方案,现在英特尔的参考设计就能全部满足,这对“Time to Market”的影响很大。但英特尔又绝不涉足最终系统的生产,从而与OEM厂商保持了很好的合作关系,由此可以看出英特尔的开放策略是泾渭分明的!

相较之下,IBM的策略界限就有些模糊,虽然在提供CPU架构授权方面与ARM很像,但却在最关键的一层——最终系统层,与生态伙伴生产了竞争,这与英特尔和ARM的生态就有了本质的区别。我们说过,大家忙来忙去,最终的服务对象就是最终用户,而它们打交道更多的就是这些系统集成与OEM厂商,是否与之争利是个敏感的问题。这就像当初微软收购诺基亚引发的,本就落后的Windows Phone生态中整机成员的恐慌与不满一样。这也是目前OpenPOWER缺乏国际服务器大厂加盟的重要原因。

不过,当我把这个问题(不担心IBM的角色影响公平竞争吗?)抛向一个中国OpenPOWER服务器厂商时,要求匿名的对方的回答倒是挺有意思——做IBM不会十分看重或顾不过来的服务器。目前来看,只有E系列POWER8服务器(最高16插槽)是IBM自己独享的市场,这一领域也不是一般厂商能玩得了的,所以OpenPOWER的服务器厂商也将更多的投入到定制或多样性的Scale-Out服务器领域。但是,IBM也有S系列的产品呀,对此受访者表示,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高密度服务器,而且与组件级厂商的定制化配合就显得更重要了。不过在这类厂商看来,也许IBM取消S系列产品,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而展望未来,当CP系列处理器逐渐成熟,开始走向16插槽平台时,IBM的E系列又有可能处于尴尬的境地——这的确是OpenPOWER相对于x86和ARM开放生态的一个软肋。定制领域暂且不提,在商用市场,或许很难拉拢到足够多的大型OEM厂商为自己助阵。而这些OEM大厂将是x86生态环境的有力支撑。

总而言之,英特尔的开放策略更多的是针对最终用户——帮助更多的最终系统厂商满足最终用户的需求,除此之外的领域,本着尽量简化系统设计复杂度的原则,在“半成品”界限内做到极致。而对于最终用户来说,他们的需求其实很简单——就是以更高的性价比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至于具体如何实现则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这一点就好似CPU整合GPU之后,又有多少人会考虑购买独立显卡一样,也许GPU厂商会恨得咬牙切齿,但对于最终用户来说则基本没有讨厌CPU这样做的。所以就这一点来说,各家的开放政策并没有本质上的优劣之分,关键还是要看用户的满意度以及最终的选择。就如苹果的iPhone与谷歌的Android手机,前者相对封闭,后者更为开放,生态也似乎更为庞大,可是前者的口碑与受欢迎程度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大影响。



让更多的最终用户满意 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承认,OpenPOWER基金会两年来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无论IBM的自身原则如何,它都极大增强了IBM POWER的生态系统。尤其在中国市场,POWER获得了更多的重视,这显然是IBM喜闻乐见的,虽然随着CP系列处理器的不断发展,IBM自己的POWER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必然会受到影响,但从长远的生态建设来讲,这是值得的。


另一方面,CAPI在组件级领域的生态聚集效应也正在增强,这对于POWER系统的多样化设计也是非常有利。在这一点上,英特尔的处境反应有点像之前在服务器市场中的IBM,毕竟自己不可能做出非常丰富的外围加速设计,这方面的确落在OpenPOWER的后面。这也正是OpenPOWER开放策略的一个亮点,也是英特尔“半成品”战略的一个负作用

不过,英特尔收购ALTERA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它是非常善于自我修正的公司。从早期Pentium 4架构回归Pentium M架构,以及在64位处理器竞争中转败为胜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英特尔自我修正的能力。不久的将来我相信会看到来自英特尔类似于CAPI的设计,但我同样相信,“半成品”的策略并不会因此改变。

归根结底,聪明的公司会不断吸取外界的经验来完善自己的生态,努力适应竞争与市场的需求,但是每家公司也都有自己的主线或不会轻易动摇的原则。不管是英特尔还是IBM或是ARM,大家其实都在不同领域与层次上相互借鉴,在保证自己核心利益的基础上,做出适当的调整。而这种相互的竞争,也会让最终的解决方案更贴近需求,让最终用户获益。

因此脱离现实的需求,单纯的讨论谁更开放,或者说谁的开放策略是更好的,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比如在需求相对单一的年代,封闭的RISC小型机也活得很好呀)。而真正的衡量标准一直存在,且恒久不变,那就是——让更多的最终用户对你主导的架构满意,从而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