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王】七年未归家,回家后发现家里多了一口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26 07:27: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最后的任务

时间:东四点半时区早上六点整,地点:阿富汗某山脚下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共和国狼牙大队少校队长江成,带着他的小分队已经在此潜伏了八个小时之久了,他们是昨天晚上利用夜色成功潜入这一片地区的。

早上六点的阿富汗山区阳光还未普照,天边的朝霞异常的美丽,江成心爱的擦拭着自己手中的M16,正在磨刀霍霍的准备着进攻。

这已经是江成第无数次的带领自己的小分队出国作战了,他们身上除了武器弹药,必要的干粮清水,别无一物,野战部队的各项配备装备他们甚至都没有带,因为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中,任何的多余的装备,都是累赘。

江成看着身边的战友们,神色严重的说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该出发了!”

大头讪笑的说道:“队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咱们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回国享受假期去!”

螳螂和蝎子听了也是呵呵直笑,他们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享受过假期了,在那四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南征北战,完成了众多任务,得到了领导们的高度赞扬,这一次的任务是临时加的,上将宁桓宇告诉他们,某分裂分子的二号头目阿卜杜勒目前正窝藏在阿富汗的某座山穴中,上将告诉他们,这个阿卜杜勒,对国家有大用,一定要活捉。

这种抓人的小儿科任务,对于已经习惯于同各种尖端兵种作战的狼牙大队来说,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铡刀去切菜,江成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任务放在心上。

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上级有令,身为军人的他们,当然必须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上将也答应了他们,等这次任务完成了,将会给大家放长假,这个消息顿时让狼牙的队员们欢心了,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假期了。

队员们自从进入这个队伍以来,除了无休止的训练,就是任务,国家法定节日假期?对不起,没有。

端午中秋过年?对不起,没有!

那我们干啥?

干啥?训练去!

五年了,已经五年没有假期,没有回家,没有见到他们的亲人,队员们都思乡心切,现在,领导终于批准,他们这次可以回家了。

队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这最后的任务,赶紧回家去!

江成也很激动,他从军七年,还未回过一次家,参军前两年,他只能通过电话和信件和家人沟通,可是自从进了狼牙之后,队员们被明令禁止和外界联通,更加不允许和家人通话,因为,要保密!

江成想想家中的父母双亲,心中想要回家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将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插入M16的机匣内,当弹匣准确地插入时,步枪轻微的响了一下,江成听到响声,再熟练的将拉机柄向后拉到底按住。

一切准备就绪,冲锋枪似乎在怒吼,江成大手一挥,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队员们喊道:“弟兄们,跟我冲!”

话音刚落,江成一马当先,他松开了拉机柄,按动了扳机,M16的枪口瞬时之间烈焰喷出,几十发子弹打在了前方,那里是敌人的暗哨,这是江成一早就发现的一个位置。

江成率先发起了攻击,身后的队员们也没落下,他们迅速的分开阵型,以免被敌人的炮弹攻击,蝎子和螳螂一人手中一把突击步枪,冲在了最前面,他们的弹夹在几秒钟之内瞬间打光,上百发子弹打的前面基地的守卫身上,两个守在外围的守卫立刻就被打成了筛子,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安拉祷告,就已经去见真主了。

其他队员也是从基地外围的多个方向发起了进攻,枪声就是命令,队员们昨晚早已在这个秘密军事基地外面侦查完毕,这个基地内部最多仅有一百多人,这点人数,对于久经战火考验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战事进行的很顺利,三十秒钟之内,江成他们就把阵地推进了足足有二百米的距离,他们已经打到了基地的大门口了。

但是敌人又不是纸糊的,哪里可能会不作出反击呢,在战事打响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大批的敌人纷纷开始出现,他们手持各色武器,有美式的,英式的,德式的,甚至还有中国造的五六式冲锋枪,但是最多的,还是苏联的经典的AK47。

几十把冲锋枪突击步枪同时开火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从正面组织进攻的江成等人很快就被火力压的抬不起头了,敌人的子弹就跟不要钱似得的拼命的往他们这边招呼,打的江成和身边的大头都不敢冒头了。

江成火了,他对着衣袖上的麦克风吼道:“蝎子,螳螂,给我把那帮人干掉,他妈的,老子快被他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是队长!”螳螂的语气依旧那么的硬朗,他在接到江成的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抄起了他们队伍里随身携带的唯一一件重武器,RPG。

可是,就在螳螂和蝎子准备的时候,江成身边的大头突然一把向江成扑了过去,嘴里还大喊:“队长,小心!”

江成只听见身边的大头冲他大喊了一声,然后便被人一把推进了掩体内,而后耳边传来嗡嗡声,头上下起了一阵沙雨。

江成晃了晃被炸晕的脑袋,而后才记起刚才自己是被人推进掩体的。

“大头...大头。”

江成冲外面大喊了两声,可是没有得到回应,不远处的冲锋枪还在突突的响着,不时有手雷在爆炸,江成从掩体内爬了出来,映入眼前的是一副极其血腥的场面。

一名穿着特战队服的士兵此刻正躺在地上,可是腰部以下却不见了,身体里的器官流了一地,人还在地上抽搐。

江成一把跑了过去,抱着士兵的半截上身大声呼喊:“大头,大头,撑住啊!”

可是怀里的士兵动作越来越小,身体也渐渐的停止了抽搐,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脸上的表情非常祥和,放佛这会他已经置身于天堂了。

“阿卜杜勒,我操你姥姥!”

江成抓起手中的冲锋枪,冲向了敌人的营地。

.........................

“队长,他不能杀,必须带回国内。”

“你让开,老子今天非要毙了他不可,大头都被炸成两截了,你要是再叽叽哇哇,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江成一把推开了拦着他的指导员。

“你不能杀他,你要是杀了他,你将会成为罪人。”

“老子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你不能...”

指导员还没说完,江成已经掏出了手枪一枪打在了阿卜杜勒的眉心。

指导员颤抖着手指着江成:“你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第2章 第一次邂逅

北京军区军事法庭内,江成穿着自己的少校军服笔直的站在受审台上,他的眼光充满了愤怒和不解。

这时,坐在审判席上的上将站起了身,开始宣判。

“被告人江成,在执行任务期间,不顾国家利益,只顾个人仇怨,未经允许,肆意枪杀重要人物,造成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失,现在,本庭宣判,判处被告人江成,开除一切军职,收回所有奖章,即可执行!”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上等兵走到江成的面前,伸手就去摘江成军装上的肩章。

这一摘,现场顿时开始骚乱,最先起哄的就是坐在台下的狼牙队员们,蝎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主审官说:“这简直就是扯淡,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反动分子死了,居然要摘去我们队长的荣誉,你们这是胡闹,这根本就是扯淡!我要投诉你们!”

螳螂和蜘蛛等人也是神情激动,一贯冷静的螳螂这个时候也火了,他指着主审官,那名上将的鼻子骂道:“你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子上对我们的队长进行宣判,队长为国献出了那么多,你一句话就轻飘飘的夺走了他的一切,你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一时之间,整个军事法庭都闹腾了,十几名狼牙的队员都群情激动,纷纷表示自己的不满。

负责法庭的几个主审官顿时就火了,上将敲着桌子对江成说道:“少校,管好你的士兵!立刻!”

.......

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让人感觉到有如置身于云里雾里中。江成背着军旅包走出了江南市的火车站广场,抬头仰望着家乡的天空,天空中的启明星正在闪闪发光。

七年了,参军入伍七年,未曾回过一次家乡,探望过一次父母的江成,心中想着即将见到那多年不见的父母双亲,双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江成打量着这座他以前生活了18年的城市,如今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曾经那低矮的楼房现今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其中一栋最高最大气的外墙上贴着四个大大的闪光大字——南华集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闪闪耀眼。

江成走过大厦的门口,准备穿越马路走到对面的小巷中去,因为他还记得当初他就是被父母从那条小巷带出来,在双亲的叮嘱和不舍中踏上了火车,开始了他长达7年的军旅生涯。

这时只见从大厦的旋转门中走出一位美人,她身着工作装,腿上穿着黑丝,脚踏高跟鞋,款款地走出了大厦门口,美女边走边从包包里摸索着,掏出一个折叠钥匙按了一下,位于江成身边的一辆白色保时捷便应声而响。

江成只是看了那美女一眼便大踏步的走向了人形过道,不过他刚走出不到三步便感觉到一丝危险,因为他听到一丝非常细微的声音,那是定时炸弹的滴答声。

作为曾经的狼牙队长,江成对于危险有着极其灵敏的嗅觉,他调头走到了保时捷的前面。

“嘎”的一声,保时捷停了下来,黑丝美女打开门走下车来,怒斥道:“你干什么?有病啊!自己跑到我车前面来找死啊!”

江成没有理会美女的怒斥,迅速的走到车旁,趴在了地上,果然,车底上挂着一个炸弹,江成瞅了一眼,居然是枚小型的C4,不由大吸一口冷气。

米诺见这个男人居然对她的怒斥不理不问,反而趴在自己的车旁,以为是个神经病,她正打算叫大厦的保安来赶走他时,却看见这个男人从车底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面还有个倒计时的屏幕,而屏幕上显示时间只有不 到1分钟了,她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炸弹!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拿着它放在手上,表情从容而淡定。

江成从保时捷的车底摸出了那枚小型的C4,拿到手上一看,引爆时间居然只剩下不到1分钟了,心中便想到附近肯定是有人遥控启动了炸弹,他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已经傻了眼的美女,拿起炸弹便跑到了马路上,一把提起了一个排水盖,将炸弹抛了进去,然后将井盖盖紧。转身跑回去拉起已经目瞪口呆的米诺,向着大厦内部跑去。

“嘣”,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那个排水井盖从地上直冲而起,离地飞了将近三米高。米诺只感觉有如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大厦门口的保安此时也早已慌乱不已,对于这个拉着他们董事长兼总裁的男人也没有注意,因为他们听到声音后已经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了,有的钻到了桌底,有的跑进了大厦,有的甚至躲在楼梯的下面。看来他们还是知道如何躲避地震的。

将米诺放在了大厅,江成便走出了大厦的门口,因为他要赶紧去找出那个藏身于暗处引爆炸弹的人,刚才自己从保时捷车前走过都没有听到炸弹定时器的声音,说明附近肯定是有人看到那女的出了大厦才遥控启动计时器的。

江成走出大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附近能够观察到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且这又是市中心,交通四通八达的,那人现在肯定已经离去了,自己根本无法追踪。

摇了摇头他便向大厦对面走去,他也没空去管刚刚那个美女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喂,你去哪?”米诺从大厦里追了出来,朝着江成喊道。

江成朝后面摆了摆手,回道:“放心,你安全了,我也要回家了。”

江成完全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因为对于常年经历枪林弹雨的他来说,这种小型的炸弹只不过是相当放了个大炮仗而已,他对于那些炸弹的声音早已麻木了。心中想道马上便能看到爸妈了,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米诺站在大厦门口,看着这个黑瘦的身影步入了清晨那朦胧的雾中,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她才回过味来,自己刚刚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要不是那个男人,也许自己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暗道: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