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丝竹求助局外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1 16:30: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冯巩早闻上海老城隍庙湖心亭江南丝竹乐队的大名,且金秋时节正是品茶听乐的绝好季节,天高气爽、香茗清凉、丝竹之声若现于耳旁,然笔者的劳碌命使得这一愿望始终是一种奢望。不曾想有幸能在上海音乐学院小音乐厅聆听了这群痴情于丝竹乐的老艺人的演奏,顿感畅筋舒骨、洗褪风尘,虽没有名茗的助兴,但心悦足矣!“湖心亭”已有百年历史,这里是香茗之地、丝竹乐之殿堂。面对上海扑灭而来的经济大潮的冲击,一群“固执”的丝竹乐迷把持这最后的精髓,抗击着内外的诱惑、寂寞、冷落。感受着他们的音乐,更感悟着他们的精神。所演奏的几首作品均是笔者耳际的“熟客”,如:《慢六板》、《霓上曲》、《欢乐歌》、《云庆》、《中花六板》、《平湖秋月》、《行街》、《灯月交辉》、《四合如意》,然它们与CD上喷涌而出的音响形象迥异,再加上演奏者的深情并茂,与会者均为之动容。主持的讲解虽有些落入俗套,但少此一举还真缺点必备的背景知识、动人情节,如对乐队成员的带有崇敬之情的评介;对题名的诠释;对乐队背后故事的“揭密”等,让聆听音乐会的学生、老师在音乐感动之时,更有心灵的感染。此时此地,江南丝竹之声以其优美的旋律、丰富多变的支声复调、明晰的和声色彩、单纯的音乐形象将一群“局外人”转瞬间变成知己,让新时期的上音骄子们走下象牙塔,脱掉“学院派”外衣,穿起粗布衫,走进老艺术家精湛的艺术园地,融入艺人们丰富的内心世界。如果说音乐会本身带给人们绕梁三日的乐音感动是心灵的净化,那么,会后的直面交流则是对与会者心底的震撼。原以为老艺人满足于自己的“一亩三分自留地”,乐道于现有的一个个保留精品曲目。但会后他们均表示揪心于江南丝竹音乐的发展,老曲目的保留固然重要的,但止步于此,江南丝竹必将自生自灭,仅凭一个“湖心亭”拯救不了这份珍贵的音乐遗产,要靠后来者输入新鲜血液,更需要当代作曲家投笔与此。八十多岁高龄的扬琴演奏家高志远擦拭着激动的泪水、汗水,深情地叙述自己经历过的丝竹乐发展历程: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国乐改进的兴起,如数家珍地回忆一批批作古的艺术家对丝竹乐发展的贡献;建国后的兴盛;八十年代后的凋零;到现在的窘境。他倡导丝竹乐的发展要靠不断的改进、创作新曲目。古筝演奏家教育家孙文妍讲述自己在教学中的种种苦恼、无助,呼吁作曲家、青年演奏家加入到丝竹乐的改进、创作中来。她同时感谢“湖心亭丝竹乐队”的贡献,赞誉他们的这份优秀的民族传统精神,但这份力量太薄弱了,需要新生力量的加入。这均是老艺术家代表中国传统艺术向“局外人”的乞灵,是珍贵的艺术遗产对时代发出的呼救声。如果说湖心亭江南丝竹绕梁三日的音乐声是对传统精品的展示,那么,这份“呼救声”则是萦绕于上音的更清越的丝竹之声。这恐怕是他们选择上音作“厅”外演出的良苦用心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